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第五六九章 華麗登場

第五六九章 華麗登場

    “唉,其實我也很理解您的心情,”大夫臉上滿是為難,道:“我也很想讓她住院接受治療,可是我們醫院有硬性規定的,不交夠押金是不能治療的,這我也沒辦法呀。”

    想在醫院住院,一定是要交押金的。尤其是像鄧嘉運這種已經時日無多的人,可以說是花錢跟流水一般。如果不交夠押金,最后的賬目,定然會收不上來。

    “怎么辦,這可怎么辦呀!”鄧嘉運的父親也知道這是規定,可是卻又心急自己的女兒。

    五十多歲的一個大男人,就這樣蹲在地上嗚嗚的哭了起來。鄧嘉運的母親則早已經哭暈過去,現在還躺在一旁,不愿醒來。

    單靖柔看的感同身受,當即拿出錢包,道:“大夫,押金多少錢,我幫他們交了吧……”

    今天單靖柔過來,就是想要幫這個可憐的女孩盡一份心力,所以是帶了不少錢的。

    那大夫聽得有人愿意幫交押金,也是挺高興,卻不想正要答應的功夫,忽然外面天上一陣直升機螺旋槳的聲音響起,眾人頓時猛的一愣,隨后有人驚呼:“是直升機的聲音!是直升機!”

    要是一般的普通百姓那一定是沒見過直升機的,所以這一有人高呼,頓時就有不少原本看熱鬧的人跑了出去。

    單靖柔也是一愣,不過她跟其他人不一樣。短暫的愣神過后,單靖柔心里就是一陣狂喜!

    能夠坐直升機到這里來的,該不會是……

    “有救了!鄧嘉運有救了!”單靖柔猛的大喊一聲,隨后整個人都沖了出去。

    直升機緩緩落地,等一切全部都安靜下來之后,一把聽起來懶洋洋的聲音響起:“啊,這飛機坐的,渾身難受啊——鄧嘉運就是在這了?”

    這話音剛落,呼啦啦一大群人從直升機上下來。

    很快。單靖柔就看到了那個無數次在她腦海中出現過的人物。

    那是一個看上去非常陽光的大男孩,長的很英俊。尤其引人注意的,就是他的那雙眼睛。

    璀璨如星辰。

    能夠坐著直升機來到這里的,除了洪大力外。自然不會有別人。

    而在洪大力身邊的兩個女人,其中一個大約二十三四歲,單靖柔是認識的,正是如今如日中天的女神李念薇。在電視視頻上看了無數次,可是這一次見到真人,單靖柔還是呆了一下。

    “好……好漂亮……”原本一向對自己很有信心的單靖柔,此時也有些自慚形穢了起來。

    另一個是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女,懷里抱著一只可愛的小貓。少女很清純,一雙大眼睛眨啊眨,看著周圍的眼神非常友善。想來就是傳說中少主洪大力的未婚妻了。

    “大力少爺,你你你你你好,”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敗家子洪大力,單靖柔很有點緊張:“鄧嘉運是在這,我我我我我見到她了。不過她的病情很嚴重……”

    單靖柔曾經幻想過無數次遇見洪大力的場面。可是怎么也沒想到,第一次見他,竟然會在這里。

    “啊,這位姐姐你好,你也是來看鄧嘉運的?”洪大力笑呵呵的,露出一口白的摧枯拉朽的牙齒:“那快帶我去看看,她在哪呢?”

    這時候周圍眾人已經都知道眼前這個人就是傳說中一擲千金的敗家子洪大力。紛紛議論道:“是敗家子洪大力,他來了就好了!嘉運有救了!”“是啊是啊,有大力少爺來了,嘉運一定會沒事的!”“老天爺,這一定是老天爺開眼啊,嘉運那么好的一個孩子……”

    “大力少爺。快跟我來!”單靖柔急忙往醫院大廳里跑:“嘉運就在大廳里呢,今天早上她昏倒了,現在都還沒醒,需要住院卻又交不起押金……”

    如今洪大力既然到了,眾人急忙讓出一條道來。

    洪大力帶著唐慕馨李念薇和跟來的路西法以及凌小依。徑直往里走去。邊走洪大力邊好奇的問道:“交不起押金,沒叫嘉運住院嗎?”

    “恩,嘉運的家里已經沒錢了,”單靖柔解釋道:“醫院有規定的,交不起押金不能住院的。”

    唐慕馨在一旁撇嘴,滿臉的不樂意:“什么破規定,沒錢就不看病啦?沒錢就眼看著人等死啦?”

    “恩,那個呆會再說,”洪大力點了點頭,倒沒怎么太在意:“先進去看看再說。”

    很快,洪大力就看到了躺在急救床上的鄧嘉運。

    鄧嘉運閉著眼睛躺在那,臉上沒有一點血色。偶爾皺下眉,呼吸很是急促。就在急救床旁邊蹲著一名農民模樣的男人,正在抹眼淚,一旁還躺著一個中年婦女,閉著眼睛,眼淚嘩嘩流。

    “這可憐的,”洪大力抽了抽鼻子,直接從衣兜里掏出一塊玻璃種翡翠來,那翡翠就是一個普通的觀音菩薩雕像,雕刻的非常粗糙,也就勉勉強強的能看出來是個人型。

    洪大力把翡翠觀音放到鄧嘉運的胸口上,嘆了口氣,道:“恩,這樣應該能緩解點,馬馬虎虎吧。”

    等洪大力的動作做完,鄧嘉運的父親疑惑道:“你們這是……”

    “啊,來看看,”洪大力微笑道:“聽說嘉運的事,就合計來幫幫忙。正好來之前我弄了個觀音像,合計給嘉運祈個福,保佑她能早點恢復健康。”

    他說的輕巧,其實這塊玻璃種翡翠可是健康+7的極品,他又附個魔,現在整整十五點健康屬性,相當強力。

    果然,這翡翠觀音放到鄧嘉運的胸口之后,鄧嘉運明顯呼吸平穩起來,臉上也有了一些血色。

    奇跡,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眾人驚呼:“老天爺,我沒眼花吧?大力少爺一來,嘉運就明顯好了不少啊!”“是啊是啊,看那臉色,比剛才可強多了!”“大力少爺這是天神下凡吧?太厲害了!”

    一旁的單靖柔看呆了,小聲問道:“大力少爺,這……這個是……”

    “哦,沒事。玻璃的,”洪大力一點都沒在乎這個拿出去起碼能賣兩億的翡翠觀音,卻是轉頭看向一旁的大夫:“大夫啊,聽說交不夠押金就不能住院?”

    那大夫瞬間汗如雨下。

    他想誰來也沒想到洪大力這個超級敗家子居然會親自來。此時聽了洪大力的話。大夫的臉色都很不好了:“是……是的,這是我們醫院的硬規定……”

    “哦,這樣啊。”洪大力抽了抽鼻子:“那以后就不是了,你先送他進去吧。”

    “這……”雖然眼前的人是敗家子洪大力,名聲響徹整個天國的人,但是醫生還是有點不敢動。

    因為畢竟不管怎么說,醫院的規定是規定,洪大力是洪大力,洪大力是有錢不假,理當給他面子。而且一定要大大的給面子——可是問題的關鍵在于洪大力沒說出錢!

    這押金洪大力不出,那就得自己出。要是三頭五百的出了也就出了,可是這鄧嘉運那可是癌癥晚期呀,大力少爺再神奇還能起死回生不成?你說到時候這鄧嘉運天天化療什么的,要不真的死在這醫院里。那錢誰能花的起?跟自己非親非故的,一墊就得一萬多,這沒辦法呀,再說自己也沒帶那么多錢,身上就兩百多塊,想墊也不夠呀。

    不過不管怎么說,洪大力的名聲在那擺著呢。大夫也覺得,以洪大力的大手筆,估計不能叫自己墊這錢,那倒不如先跟財務那邊說一聲,叫這小姑娘住進去,到時候估計大力少爺該不會叫自己虧著。

    結果這大夫剛想叫人帶鄧嘉運去住院。卻不想忽然一把聲音響起:“什么情況?怎么鬧哄哄的?”

    眾人扭頭看去,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從樓梯上緩緩走了下來。這中年人頭發有些凌亂,睡眼惺忪,看樣子好像剛睡醒。等到了眾人面前站定,中年人皺眉問那大夫道:“小王。什么事?這里怎么這么多人?鬧哄哄的。”

    大夫小王見領導下來,趕緊為鄧嘉運求情,道:“張張院長,是這樣,這個小姑娘需要住院治療,但是錢不夠,這不僵在這了。”

    “錢不夠就回家,我們這又不是做慈善的。”張院長看了看躺在急救床上的鄧嘉運,不屑道:“這世界上有病的人多了,都不交押金,到時候病治好了錢收不上來,我找誰要去?你給開工資啊?”

    一聽張院長這話,小王頓時嚇的不敢說話了。

    這時候周圍眾人一個個聽的義憤填膺,單靖柔怒道:“你這叫什么話?咱們還能差你那點押金呀?救人如救火知道不?還有沒有點醫德呀你!”

    “醫德?”張院長冷笑一聲:“我就知道我們醫院的大夫需要開工資,收不上來錢我就開不出工資,開不出工資他們就不能好好看病,甚至還會罷工。萬一醫生都罷工了,你給病人看病?那樣得耽誤多少人的治療這個責任你負的起嗎?”

    誒你還別說,這個張院長這話說的好像還真很有道理,單靖柔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

    要不怎么人家能當上領導呢,確實是有兩把刷子的。

    “你!”聽張院長這明顯是強詞奪理,唐慕馨頓時不干了,上前一步,臉上有著一絲怒色:“你這人怎么這樣?不過就是幾千塊的押金,跟人命比起來哪個輕哪個重你都分不清楚嗎?”

    “恩,你是病人家屬?”張院長淡淡看了唐慕馨一眼:“你能替病人做主嗎?能的話把押金交了,沒押金就走人!”

    ——————————

    一夜起來居然被暴菊,這不科學!求月票!

    &nbsp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