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金庸絕學異世橫行 > 【389】心有疑惑

    眾人回頭一看,不是別人,正是昆吾派掌門,葉清玄的師父楚靈虛。

    看到這位新晉崛起的昆吾派掌門,群雄心底不由得紛紛嘀咕。

    說起來,昆吾派有個葉清玄,已經是千年不遇的奇才了,小小年紀已經初探神化境的端倪,可以說是江湖上千百年來的傳奇了。

    可偏偏這一門之中,還有個逆天的師父,不但教出了葉清玄,自己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這么多年來,楚靈虛出戰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每一次的結果無不讓天下人大吃一驚,放佛他的境界跟他的徒兒一樣,幾乎是毫無阻礙,一路突飛猛進至天絕榜上。

    這一次他主動請纓,莫不是最近的境界有所突破?

    楚靈虛一襲白衣,鶴發童顏,見眾人紛紛望來,臉上泛起一絲淡如云煙的微笑,道:“諸位見笑了,貧道不過上驥對下驥之策罷了。”

    展雄飛聞言哈哈大笑,拍腿而起道:“楚兄說笑了,你若是肯出手,展某心中大定。”

    群雄面面相覷,但見到展雄飛已經首肯,自然不敢把懷疑的話說出口。

    諸多群雄中,對于楚靈虛的實力,除了自家弟子之外,也就是展雄飛等寥寥數人心中有數,畢竟當初在武陵府假祭奠上,楚靈虛一出手便鎮住了“笑龍”翁笑非,這等功力,只怕不比他徒弟來的要弱。

    眾人當中,葉清玄最是欣喜,湊到師父身邊低聲道:“嘻嘻,師父終于肯出手了。”

    楚靈虛輕聲失笑,道:“怎么,聽你這話心有怨氣?”

    “哪里啊!徒兒是為師父出山而高興呢。”葉清玄連忙叫屈,不過嘴角一撇,賭氣道:“不過師父這些年確是太過分了,外面的事情一直讓我們風里火里的,自己卻躲在山上清閑。這次好了,師父出馬,一個頂徒弟倆,保證讓九龍宮的那些千年烏龜大吃一驚。”

    “猢猻!”出林雪笑罵一句,閉目養神。

    楚靈虛這么一接手,展雄飛底氣大定,朗聲一笑,道:“好了諸位,且讓我迎一迎帥天凡,看看我們的帥島主還有什么條件……”

    咚,咚,咚!

    這座臥龍島上新建的府邸,有個巨大的后花園,甚至花園里還有座小山,被妝點得極為雅致。

    月光如盈。

    讓小山上的涼亭亮如白晝。

    百里無及與司空見愁圍著一張石桌對面而坐,二人間一盤象棋已經步入了殘局。

    咚咚咚!

    聲音又起,卻是百里無及斷折的右腿被接了一段木腿,此時正心急火燎地抖個不停。

    對面的司空見愁聽得不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諷刺道:“這一步棋你看了有一刻鐘了,還能不能落子了?臭棋簍子,還擰,你投子認輸不就得了。”

    “你管我?”百里無及挖了挖耳屎,搖頭晃腦地道:“老子這叫謀定而后動。”

    一邊說著,一邊抖腿不停。

    “搖頭自戀,抖腿犯賤。”司空見愁氣得直罵,“你這腿都沒了半截,還抖啊抖的,你都賤到胯胯軸子了。”

    哈哈哈……

    一陣大笑響起。

    燕翩飛和“摩云天”唐二先生從小山腳下飛縱而來,輕盈地飛落小亭。

    “二位仁兄好興致啊,卻不知我們幾個在前廳愁得著急上火。”燕翩飛笑著抱怨了一句,伸手在石桌上摸正位置,安然坐了下來。

    看著這位“飛劍客”雙眼上蒙著的青色眼罩,百里無及嘿嘿一笑,道:“真是奇哉怪哉,你這飛劍客瞎了雙眼,結果劍法不但沒有退步,反而突飛猛進,難道這鳳儀閣的,真有這么厲害?”

    燕翩飛在玉皇頂一戰,被羅破敵壞了雙眼,全靠寧惠茹送來的這門神功,才能用神識和罡氣感知周遭一切,行動如同常人一般。

    燕翩飛聞言慘淡一笑,道:“神功雖奇,但也并非全由其所致。原本我以為用雙眼看到的世界,已是最完整,沒想到,當我雙眼失明之后,神識卻得到極大擴張,讓我重新認識這個世界,劍道更由此突破多年滯礙之地,有所突破。可惜,燕某即便實力有所增長,也不是那九龍宮三大龍首的對手……”

    這時候,唐二先生汩汩喝了一大口茶水,摸著嘴巴道:“你們兩個還不知道吧,今天晚上,已經決定了咱們最后出場的三個人選。”

    司空見愁落下一子,頭也不抬地問道:“哦?都是何人出戰啊?”

    兩個老頭云淡風輕,雖然不出面參會,但每有重大事情,都會有專人來此稟告,故而對與九龍宮之間的最后對決,并不陌生。

    “三個人選分別是葉小子,老道楚靈虛,以及帥繼絕……”唐二先生道。

    “哦?帥繼絕那老小子也坐不住了?”百里無及一聽,不由得笑出聲來,“這個武道天才,自幼便出身三圣島,可惜為此不能涉足江湖,一直以來雖然身份地位超然,可惜畢生未能一展抱負。這次武林大會本是他揚眉吐氣的關隘,不想卻被自己的屬下背叛,天下人面前丟大了臉面,也難怪他會氣急敗壞,顧不上多年的涵養,直接出面迎戰了。”

    司空見愁冷笑一聲,道:“三圣島,釋道儒三圣,就他這個儒圣最為名不副實,雖然一肚子墨水,卻最是意氣用事,哪里有摩云和尚的深沉和冥游子的陰險……”

    一直觀察二人表情的唐二先生聞言吃了一驚,“不是,你們二人沒有別的意見了嗎?都只關注那個帥繼絕……就不覺得咱們應戰之人中,有人太弱了嗎?”

    “你說……葉清玄?”百里無及眨巴眨巴眼睛。

    “放屁”唐二先生沒好氣地吼了一聲。

    “那還能是他師父不成?”

    “你們……就不擔心?”唐二先生左右看了一眼,急道:“我不是對老楚有意見,只是擔心他撐不住這場面,萬一有個失手……畢竟葉清玄步入神化的時間尚短,楚老道更頂多能是個半步神化……”

    百里無及和司空見愁對視一眼,齊齊笑出聲來。

    “原來你們兩個找到這里,不是找我們聊天的,而是想讓我們兩個老東西出頭,勸勸展雄飛?”司空見愁冷冷說道:“沒門!”

    百里無及嘻嘻笑道:“唐二啊,這一次你可是看走眼嘍……”

    “什么意思?”唐二愣了一愣。

    “將!”百里無及突然一招,殺了司空見愁一個措手不及,“楚老道這個人,一向謀而后動,他能主動請戰,只能說明一件事他有把握。”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