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山野閑云 > 第105章 菜園子里種米豆

第105章 菜園子里種米豆

    崖上光禿禿的,沒有藤蔓,他只能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扣住崖壁上的石縫,然后從崖壁上一步步慢慢往下退。

    好在他十指的力量超乎尋常,是以,像這樣慢慢往下退,難度雖然有,但還不至于辦不到,心里甚至連半點擔心也沒有。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覺得會下不去這座高崖。

    當從高崖上慢慢退下來之后,他便發現,這種鍛煉方式,對十指和手腕的鍛煉,似乎很有效果。

    他覺得,回頭可以用攀巖的方式來鍛煉自己。

    等他練了一趟,回到小竹樓前,燉在鍋里的肉,已然飄香,肉香中還帶著苦菜干特有的香味。

    沒錯,他往鍋里放了一把去年晾曬的苦菜干了。

    早餐之后,他洗了下鍋,又裝了鍋清水回去燒上,然后拿著虎牙就往竹林方向而去,他需要砍兩根竹子,先把那兩塊地圍起來再說。

    制作籬笆墻并不難,那兩塊地也不大,長不到三米,寬也就一米多而已。不過他準備圍大一些,省得以后要種些什么,還得再擴充。

    他準備圍個十乘十米的四方形一百平米左右的菜園子,將那塊茶苗的苗床和苗床邊上的小水洼也給圍進去。

    砍了兩棵竹子回來之后,他又跳到后山的小樹林當中,砍了幾棵手臂粗細的小樹,然后削成一根根兩米多長的木棍,并將木棍釘入那塊地的邊上,當作籬笆樁。

    每隔三米多打下一根樁子,離小竹樓最近的那側開個門,總共就是九根籬笆樁,每根釘入地下一米左右,露出一米五左右的高度。

    他又砍了十幾根手臂粗細的小樹,剔去樹枝,橫著綁在那些籬笆樁上,再用剖成一條條一米五左右的竹條,編在那些木棍上。

    結果忙著忙著,云不留便發現,弄這四十米的籬笆墻,居然花了他一天時間,原本還想著下午去看看猴子的,最終只好放到明天。

    夜幕降臨之前,他終于將籬笆墻弄好,還弄了個竹片小門,用來進出那個籬笆圍起來的菜園子之用。

    一邊吃著肉,一邊看著剛剛被他圍起來的那片草地,他感覺這里被他弄得越來越有田園氣息了。

    他不由思索起來,明天是不是試著種些豆子和稷米?

    雖說現在這個時節,最佳的種植時間應該是已經過去了,但這里的土地很肥啊!或許種得晚一點,秋天依然有所收獲呢?

    反正帶回來的稷米種子和黃豆種子有不少,完全可以揮霍掉一些嘛!如果成功了,那今年冬天就可以有米飯吃了。

    越想,他越感覺到這個想法的誘惑力極大。

    而且,要是把那些種子放到明年來種,一不小心放潮了,那可怎么辦?到時難道要跑上六七千里的路程,去找天炎部落?

    這么一想,云不留便覺得,確實不能將雞蛋放到一個籃子里。

    于是第二天,他依然沒有前去找猴子,而是在那片籬笆圍起來的地方,又圍了一塊百平米的地。

    然后,他又用一塊老竹根處的竹片,制作了一把竹鋤頭。老竹夠堅硬,竹根處的竹片更硬,用來制作耕種農具,耐磨些。

    在沒有煉出鐵器來之前,只能用木,或竹,或石頭來代替。

    相比之下,使用竹片最為簡單,也最是便利。

    然后他花了一天時間,用竹鋤頭鋤草翻地。

    竹鋤頭鋤草很便利,但翻地卻有些麻煩,他完全不敢用力。

    是以,翻地的時候,他用的是一根木棍,將木棍插入地中,然后用腳尖頂住木棍后面,往后一拉,泥巴就被撬起來了。

    等一整片地都用木棍撬了個遍后,他再用竹鋤將泥塊鏟碎。

    如此這般,將兩塊地翻了一遍,花了他兩天時間。

    將地整平之后,他在種著草泥和野菜的那塊園子里,以相隔五十厘米左右的距離,種下一顆豆子,總共種了五十顆。

    他從天炎部落離開時,拿走了差不多有兩百顆豆子,別看兩百顆看起來不多,可要知道,這些豆子一顆顆都拇指頭大小,兩百顆放在一塊,看起來其實已經有一小堆的模樣了。

    稷米的話,就三十厘米挖個小坑,然后將種子埋下去,總共有一千個左右的小坑,另一片園子全都被他種上了。

    每個小坑里放上兩三顆稷米種子,從天炎部落那里拿來的稷米種子直接被他用了三分之一。

    稷米不是水稻,不需要將河水引來灌溉。

    剩下的種子,他準備明天再曬曬,然后裝竹筒里密封存放。

    想要密封竹筒,其實很簡單,只需要在筒蓋的縫隙涂上一層樹脂就可以了。等來年需要用時,再次這層樹脂刮去。

    從打造籬笆墻,到翻地除草,再到播種,前前后后,整整用了五天時間,他才將這一切做完,然后期盼著這些農作物能夠快點成長。

    第六天早上,他吃過早餐之后,前往后山那片大森林鍛煉,順便獵殺了一頭野鹿回來。

    不過在早上出門的時候,小白并沒有跟著他,問它要不要一起出門時,它居然搖起腦袋,簡直聰明得過分。

    很明顯,這些小家伙已經能夠聽得懂中國話了。

    小白不跟著,云不留也不多說,都這么大的蛇了,肯定也不會再受那些鵝村傻勇們欺負了。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在他扛著野鹿回來時,卻沒見到小白。

    對此,他也沒有想太多,徑直處理起鹿皮來,處理的時候,他依然還是像從前那樣,胡亂處理了下了事。

    雖說從大蛇部落那里得知,用某種草藥汗浸泡獸皮,可以將鹿皮保存得更好,更柔軟,但要尋找這種草藥,也是麻煩。

    云不留不想那么麻煩,反正獸皮這種東西,在這原始社會,根本不值錢,他自然也就無所謂了。

    午飯之后,云不留將烤好的一塊鹿排放到洗干凈的竹簍里,然后背著竹簍,帶著小毛球和小奶虎,朝著那座石梁出發。

    小白依舊沒有回來。

    來到那道石梁前,云不留輕而易舉地便跳上那道石梁,小毛球不用說,他基本上都在樹梢上,小奶虎也從旁邊的大樹爬了上去。

    看到它們都上來了,云不留便朝著遠處那片掛著山葡萄的山崖引頸長嘯,那片山崖,是猴子的地盤,離這里有四五里遠。

    但即便是相隔這么遠的距離,他依然能夠看到,一抹金色的影子在那片崖上出沒,那是金色猴王的身影。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