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重生之灰姑娘奮斗記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算計的事情

第六百二十五章 算計的事情

    曾以柔恍然大悟,道:“我記起來了,總覺得那個時候的你特別狡猾,我好像做什么事情都被你算計在內。

    更重要的是,你說的話,要做的事情,我就是再懊惱不已,也無法拒絕你!

    草,原來是,換了里子了!”

    顧文韜輕咳了兩聲,故意繃著臉,眼中的笑意卻出賣了他的真實情緒,道:“女孩子,不能說粗話的!

    那個,我要跟你說的事情,主要就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以柔,是我拆散了你和錢奕鳴,一手毀了你們之間的感情,你恨我嗎?”

    曾以柔瞪圓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她和錢奕鳴分手,明明是他們兩個人自己的事情,跟他有什么關系?

    如果非要說關系的話,也不過是,她那個時候內心深處,已經開始喜歡上了顧文韜,開始變心,對錢奕鳴充滿了內疚和不安。

    她送走錢奕鳴的時候,在飛機場嚎啕大哭,不只是為了他的離開傷心,她也是在為自己的負心而難過。

    錢奕鳴離開的時候,除了鋪天蓋地的離別傷痛,她竟然有一種解脫的輕松感,這是她無法原諒自己的。

    可是,顧文韜此刻說,他們分手,是他造成的?!

    他到底做了什么?

    曾以柔瞇著眼,危險地看著他,道:“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恨你,畢竟我還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但是,我敢保證,你現在不說,日后,我翻起舊帳來,絕對不會還能像今天這樣能平靜地坐在這里,聽你繼續解釋事情的真相。

    你既然要說,就考慮好了,把所有事情都全部交代了吧!”

    顧文韜緊張地再次抓住曾以柔的手。

    曾以柔低頭掃了一眼兩人交握的手,并沒有掙扎,而是十分溫順地任由他抓緊。

    顧文韜這才像找到了主心骨,醞釀了好幾個呼吸,這才說道:“好吧!

    我從開始說吧!

    我上大學之后,恢復的記憶有限,需要做的事情卻比較多,主要是想著,自己能有一個好的經濟基礎,等將來你來了京都,我們在一起了,也不會太拘謹。

    還有就是,我想著自己如果經濟獨立,并讓我大伯二伯他們看到了我的能力,將來我和你交往的時候,他們能充分尊重我的意思,也給你一份應得的尊重。

    但是,你知道嘛,我想要得到自己設定的目標,需要的努力太多了,每天恨不得有三十六個小時,自己三頭六臂。

    我沒有時間追你去了,這不是就把機會白白送給錢奕鳴了嗎?

    之前我不能拿他怎么樣,但是,他那個時候不是考上我舅舅的研究生了嘛?

    我在我舅舅身邊就扇了不少的耳旁風,給錢奕鳴美其名曰有了更多上進的機會。

    然后,他就沒有時間回去找你了。

    那個,自然,你上個學期開學之后,跟國外知名大學的學術交流大會,我也是一個勁兒地鼓勵我舅舅帶著他出去走走。

    我當時想的就是他怎么也要走一兩個月,我有了跟你單獨相處的機會,自然,才能培養出我們之間的感情。

    我也沒想到,他在學術交流大會上,會發光發彩到讓國外的大學都看上了他,私下里問他要不要留學。

    錢奕鳴最初是拒絕了的。

    只是,對方的意圖太明顯,我舅舅就知道了,學校也就知道了。

    那個時候,我正好在商務部實習,知道了不少的機密文件,就順手跟我上司提起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讓一部分愛國的好學生到國外留學,并趁機做臥底,學習國外先進的技術和知識,再許以重利,誘使他們回國,為國做貢獻。

    錢奕鳴的名字,不用我加,都被京都大學給報了上去。

    這也就造成了,錢奕鳴即便是不想出國,都必須要出國的局面。

    只是他消極地應對,一直沒有去報名。

    我舅舅和學校一直都沒有放棄,在做最后的動員。

    他已經算是內定的肯定要出國留學的人員之一了。

    沒想到,在報名的最后一天,你放棄了考試,跑去給他報了名。

    我知道自己這么做有些卑鄙,但是,我和你之間夾著一個錢奕鳴,三人的愛情,誰也過不好。

    還不如,我們有了愛情,也給了他前途無量的事業。

    以柔,你放心吧,我在送錢奕鳴離開之前,已經為他爭取到了足夠的利益,就光是學校會資助他國外留學三年以上的學費和生活費,他在國外再努力一下,爭取多一些所屬大學的獎學金,生活根本不成問題。

    回來之后,他還被許諾了要直接進研究院。

    我讓他的人生至少少奮斗了十五到二十年。

    他用愛情換事業,我用事業守愛情。

    我們立場不一樣,造成了我們最后的選擇也不一樣。

    以柔,你能原諒我嘛?

    我知道,自己為了跟你在一起,去算計別人,是不對的。

    但是,重來一次,我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我這一生,就是為了能跟你破鏡重圓的。

    如果,我的未來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會做出什么樣可怕的事情。

    所以,以柔,你就原諒我吧,好不好?”

    曾以柔初時是震驚,沒想到自己和錢奕鳴發生的那么多事情,竟然都跟他有關系。

    她一直以為顧文韜沒有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

    誰知道,他從來都沒有遠離過對自己的影響。

    想起錢奕鳴,她現在已經沒有那么多的傷痛了,除了有些淡淡的遺憾,更多的是祝福。

    想到這里,曾以柔真的有些“佩服”顧文韜的小心機了!

    他這是算準了自己已經放開了對錢奕鳴的那份執著,才跑來跟自己坦白的。

    如果是在錢奕鳴剛離開,或者更早的時候,她只會更加恨他。

    現在,……

    她是一點都恨不起來了。

    特別是在聽了他前世的一生,前半生在不斷地尋找自己,后半生為了今生能尋到自己而孤勇地努力。

    他是靠著堅信今生他們一定會在一起,才能撐下來的吧?

    如果,沒有這個這個來生,他一個人該怎么過?

    此時的她怎么忍心再讓他一個人孤苦伶仃?!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