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糖醋總裁嘗嘗鮮 > 第一百二十集 為愛我會更堅強

第一百二十集 為愛我會更堅強

    第一百二十集為愛我會更堅強

    陸生從墻體穿過后,身體撞擊在地面上,一口黑血毫無征兆的吐出來。

    陸生捂著心口,皺著眉頭,這是怎么回事?

    還沒等自己仔細思考一下,一雙火紅的高跟鞋就出現在陸生面前,陸生不用抬頭就知道是誰。

    聶彩伸出手攙扶著陸生起身,“你喝了洛櫻的血?”

    聶彩驚呼出口,面部表情快要凝結成一團。

    陸生斜視了一眼聶彩,隨后輕輕點頭。

    “怎么了?”陸生有點奇怪聶彩這種反應,不自覺隨口問了一句。

    聶彩沉默著將陸生扶到床上,“陸生,你知不知道,你只喝取了一點洛櫻的血,對你來說是很危險的。”

    原來是因為這個啊,陸生淡淡一笑,“所以,我希望這點了洛櫻的血可以令我撐上一陣子,因為下次見面就要用殘忍的手段了。”

    聶彩氣的直跺腳,“我真的不明白你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惡魔,卻要處處為了維護林沂宛。”

    “聶彩。”陸生叫出她的名字,很多話不想過多的重復。

    聶彩松開手,“你好好調理一下吧,你的血液突然混合上洛櫻的,身體一時之間吃不消,才會導致身體呈現虛弱的狀態,你好好休息一陣子就沒事了,我先走了。”

    陸生點頭,聶彩化成一縷紅光,消失在房間里。

    陸生偷偷為林沂宛做了很多事情。

    這是林沂宛不曾知道的,等到林沂宛知道的時候,恐怕是陸生不希望看到的局面吧。

    洛櫻這次意外,給陸生提供了方便。

    林沂宛把自己從回憶里掏出來,洛櫻配合著醫院的治療,不知不覺過去了三日。

    因為計青黎的保護,在顧江執不在的日子里,過的相安無事。

    機場里出現大量人流,林沂宛踮起腳尖四處張望,在人群里尋找顧江執的身影。

    林沂宛眼前一亮,高興的快速揮舞手,顧江執一身淺粉色西裝在人群里特別明顯。

    顧江執一眼就看到了林沂宛,快步向她走來,林沂宛也奔向顧江執。

    撲通一下林沂宛跌進顧江執的懷抱。

    兩個人在喧鬧的機場中炙熱的擁抱起來。

    楚昕隨后出現,計青黎站在遠處,面色掛著幾分尷尬。

    計青黎雙手插兜,覺得時間差不多了,隨后轉身欲要離開。

    顧江執注意到了這一細節,拉著林沂宛的手,叫住計青黎。

    “計青黎,你先別著急走,我要謝謝這些日子你對因因的照顧,此外我還有些事情想要詢問你。”顧江執要趕在那個孩子動手之前,做出舉動。

    計青黎一臉茫然,“問我?什么事?”

    “我想你也很關心因因吧,是有關朱家的事情,你可以幫助我們嗎?”顧江執滿是誠懇,掌心的溫度死死的包圍著林沂宛。

    “你們今天不用敘敘舊嗎?”計青黎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林沂宛和顧江執,這么久沒有見面,不該做點什么嗎。

    林沂宛羞澀的看了一眼顧江執,顧江執倒是一點都不遮掩。

    “對比因因的安全來說,做點什么不著急。”

    “我一會還要回去給洛櫻拿些換洗的衣服,所以青黎我們就一起吧。”林沂宛也隨聲附和道。

    “那就當是顧少請我的感謝飯?”計青黎沒有在推脫,這個意思是欣然接受了。

    楚昕在一旁覺得不對,“洛櫻怎么了?”

    他的話一出林沂宛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了,這讓楚昕更加確定,洛櫻出事了。

    “我們先上車吧,邊走邊說。”計青黎好心的替林沂宛解圍,一猜她就沒想好該怎么說這些事情。

    一行人匆忙的上了車,一路上聽著林沂宛講述著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楚昕等不及了,半路下了車自己先趕去醫院了。

    顧江執則帶著計青黎和林沂宛先去吃晚飯,吃飯的時間是談事最好的時間。

    楚昕踩著身后一串串的燈光,心急如焚,恨不得現在自己有雙翅膀快點來到洛櫻的身邊。

    特別是在聽說洛櫻失明了。

    經過漫長的折騰,好不容易來到醫院,這個時間洛櫻是不是已經睡了。

    楚昕躡手躡腳的推開了洛櫻的房門,洛櫻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睡了。

    洛櫻聽到聲音,摸索著坐起身,“誰?”

    楚昕看著洛櫻眼睛處纏著厚重的紗布,心一下就跟著疼起來了。

    “洛櫻。”

    洛櫻的手指微微一遍,“楚昕?”

    “是我,洛櫻都是我不好,沒有保護好你。”楚昕走進洛櫻卻不敢觸碰她,他沒有資格,悲傷將他吞沒。

    洛櫻似乎察覺楚昕的變化,“楚昕,你別擔心,我沒事的,醫生說只要配合治療,我還能恢復的。”

    楚昕的心是顫抖的,洛櫻為了劉俊驛如此,一想到此處,他的心就窒息的疼痛起來。

    “事情的原由我都聽顧夫人告訴我了,洛櫻以后讓我來照顧你的生活好不好?”楚昕說的很小心,他那種呵護的感覺一點點被放大。

    “楚昕,我不想騙你,我真的……”

    “洛櫻,你不要說話,不要拒絕我,你現在眼睛看不到,就讓我來做你的眼睛吧,余生也許不會是我,但起碼讓我在這段時間里照顧你,請你不要拒絕我這份熱情。”楚昕不想在聽到有關拒絕的話了。

    洛櫻停頓了幾秒,算是真的認真在思考楚昕的話,也許現在只有讓楚昕參與進來,才能徹底斷了劉俊驛的念頭吧。

    “楚昕,你真的不在乎我不愛你,即使這個樣子,你也要陪著我嗎?”洛櫻依靠著聲音轉頭,看向大概他在的方向。

    楚昕立馬坐下,激動的抓住洛櫻的手,“我不在乎,你心里即使沒有我,我也不在乎,我只想能夠陪著你,照顧你,呵護你。”

    洛櫻咬著嘴唇,一點點把手從楚昕的掌心中抽出來。

    “我承認,我愛劉俊驛,可是楚昕我想你不會明白,有些東西一開始就注定了,如果那個時候我沒有在醫院遇上劉俊驛,我可能會選擇你,可是見到劉俊驛之后所有的一起就變了,你相信這是注定嗎。”洛櫻真的滿是愧疚的面對楚昕。

    如果記憶沒有被喚醒,按照當時的情況發展下去,洛櫻最后也許真的就會和楚昕走在一起。

    可是洛櫻的身份洛櫻的記憶就在千鈞一發之計被喚醒了。

    她不能假裝失憶,更不能忘記劉俊驛,那個與之相擁之人。

    楚昕理解不了洛櫻話里的含義,但是只要是洛櫻的話,他都不會質疑,完全相信。

    “楚昕,謝謝你。”洛櫻除了說感謝的話,不知道還能用什么方式來緩解尷尬。

    楚昕笑了笑,“還記得我住院的時候,你盡心盡力的照顧我,現在換做你了,我更要加倍努力照顧你了。”

    洛櫻也緩緩露出笑容,這是出事以來,她第一次笑。

    楚昕總是有辦法來緩解她的壓力,這樣真好。

    洛櫻這么做確實是有私心的,只是簡簡單單的說,不愛劉俊驛,他肯定不會死心的。

    但是這個時候如果自己身邊有了一個男人,劉俊驛就會收斂許多的吧。

    楚昕的身份地位的完全不會被劉俊驛恐嚇威脅,所以這個人選確實來之不易。

    洛櫻想著如何斷了劉俊驛的后路,而劉俊驛卻想著如何解除婚約。

    那日之后,劉俊驛回到家里,跟家里人說了要解除婚約的想法,結果和預想的一模一樣。

    父母全都反對,也對,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抱住林氏集團的大腿。雖然說現在林亦承不在公司,但是公司并沒有因為他出事而出現無法運轉的情況。

    反而在林沂宛和吉叔叔的帶領之下,公司變得蒸蒸日上,風生水起的。

    所以劉家肯定不會同意劉俊驛這樣荒唐的想法,商業聯姻在他們眼中早就見怪不怪了。

    不管劉俊驛如何反對,軟磨還是硬泡,都是無濟于事的。

    劉家人知道一旦和林家牽扯上關系,那么以后的路簡直就是暢通無阻。

    劉俊驛所有的掙扎在劉家人的眼里視而不見。

    劉阿姨時常叫韓芷煙來家里坐,目的就是多培養劉俊驛和她的感情。

    韓芷煙表現的也特別好,在劉家人面前乖巧懂事,一副全都聽劉俊驛的模樣。

    劉家人看了好生喜歡,不能再滿意眼前這個準兒媳婦了。

    劉家人看中了韓芷煙背后的勢力,也覺得她長得也不錯,所以忽略了當初被負面新聞纏身的原因。

    韓芷煙是什么人,她是劉家人完全不能掌控的人。

    就連劉俊驛都想不到,這一切都是韓芷煙計劃好的。

    洛櫻將劉俊驛帶走的那個晚上,韓芷煙是接到過電話的。

    那群和劉俊驛賽車的人里面,有韓芷煙的追求者,所以韓芷煙早就知道了。

    也就是說,韓芷煙去拜訪林沂宛不過是一個借口,目的就是為了去看洛櫻和劉俊驛的。

    這樣一來,就順理成章的逼迫劉俊驛提出解除婚約的事情,劉俊驛當真也是沒讓韓芷煙失望。

    韓芷煙也不想嫁給劉俊驛,她的心里只有陸生,她要得到陸生。

    所以韓芷煙逼著劉俊驛加快步伐,讓他鬧,只要婚禮不能舉行,給韓芷煙就一段時間就行了。

    最好是能夠鬧到真的解除婚約,這樣即使等到姥爺或者是姥姥怪罪下來,把責任全都推給劉俊驛,和自己一點關系都沒有。

    到時候還能在媒體面前扮演一個小可憐的角色,這么想想,這招數還是聶彩交給自己的呢。

    如果之前不調入聶彩的圈套,自己還想不到這借刀殺人的手法。

    一個被未婚夫拋棄的新聞,足夠可以打敗之前那些負面新聞的了。

    這個世界上最多的就是同情可憐人,韓芷煙打算利用憐憫心來重新塑造一個全新的自己。

    這一次,她將全力以赴的將陸生扣在自己身邊。

    林沂宛的擔心果然不是多余的,她就覺得韓芷煙有問題,奈何找不到證據。

    晚飯吃的差不多了,顧江執喝下一口涼白開后開口。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网上信誉好的棋牌娱乐 银行维护 赚钱不进吗 七星彩17133期大奖 吉林新11选5投注技巧 双色球17130现场直播 pk10北京赛车杀码技巧 上海贵金属怎么赚钱 新疆喜乐彩投注 36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北京快八彩票有规律吗 山东11选5购买群 福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