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糖醋總裁嘗嘗鮮 > 第四十集 陰謀的陰謀

第四十集 陰謀的陰謀

    第四十集   陰謀的陰謀

    顧江執扭過頭看向林沂宛,“如果是你那么做的都值得,也沒有必要讓你知道。”

    林沂宛鼻子一下就紅了起來,眼眶一下就濕潤了起來,“顧江執,你就是個傻瓜,一句玩笑話,你記得這么多年,一個奇葩的血液你竟然一直保存,公主的皇冠你也好生收藏,做了那么多事情,你竟然什么都不說,你叫我我如何知道呢?”

    洛櫻此時此刻打了一個飽嗝,很破壞氣氛,大眼睛圓溜溜的看了一圈,尷尬一笑,“你們繼續煽情,就當我不存在,一會我可不下車。”

    林沂宛噗嗤一笑,就這樣毫無預兆的被洛櫻逗笑,“你早晨蓬頭垢面的時候,計青黎都不知道見過多少次可,你覺得他還會在乎這個嗎?”

    洛櫻吐了吐舌頭,覺得也是,不知怎么就覺得惡心的厲害。

    顧江執回過頭,把目光看向車窗外,只要是他找的因因,她知不知道又有什么關系呢?

    林沂宛發現洛櫻的不對,“洛櫻,你怎么了,看起來你并不舒服?”

    洛櫻拍打著自己的胸膛,“我覺得好撐,胃也不是很舒服。”

    “后面的小盒子里有健胃消食片,左手邊的盒子里有水。”楚昕快林沂宛一步,林沂宛偷笑著,趕忙去拿東西。

    洛櫻心大到根本沒在意這點事情,不過尋常的一句提醒。

    車窗外的天可真藍啊,一塵不染,看的人賞心悅目。

    風妙雨出事后,朱熙帶著草莓迅速趕到醫院,韓芷煙也在周傾辭拍完廣告后趕緊過來,周傾辭因為放心不下韓芷煙,一同跟來。

    誰知道韓芷煙一來到醫院,還沒進去,就有一大堆記著迅速圍了上來。

    “聽說顧家企業的風妙雨這次給周小姐來送衣服,被你留下,獨自商談后,就受了傷,敢問風妙雨滾落樓梯是否與你有關?”一個記著快速把話筒遞了上來。

    就算記者消息知道的再快,這些細節記者怎么可能知道,韓芷煙一股怒火立馬涌了上來,環顧一周,竟然在人群中發現了那幾個不起眼的模特,她們有說有笑,互相打趣著。

    怪不得還真是小看了這幾個模特,想必這些人都是和聶彩一起的吧,真后悔當初就該把她們幾個也一起換了,主模特與配角一定都是有默契的,韓芷煙真是大意了。

    “韓小姐你是與風妙雨有什么過節嗎?”

    “是啊,韓小姐你能回答一下我們的問題嗎?”

    “不好意思,我現在沒有時間回答你們的問題,我現在要上去看向風妙雨,如果你們有問題一會等風妙雨醒了再說吧。”韓芷煙快速推開面前這些亂七八糟的話筒,周傾辭推搡著人群,擠出一條路,快步和韓芷煙離開。

    陰謀就像一張大網,他正悄悄地蔓延下來,一環扣著一環,看似都是一些小事,殊不知拼湊出來,是會令人窒息而亡的武器。

    這陰謀的網已經拋下,誰也逃不掉,都是小獵物,感受著這其中你追我趕的樂趣吧。

    黑暗中有一雙眼睛一直注視著這里的一切,他是仇恨的種子,從烈火里走出來,他要拿回所有的光輝。

    楚昕踩住剎車,車子霸氣旋轉一個圈停下后,顧江執快速打開車門,然后紳士的請出林沂宛。

    計青黎見到林沂宛來了,本來掛在臉上的笑容僵硬住了,顧江執怎么也跟著來了。

    “青黎你快告訴我肉老板怎么回事?”林沂宛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洛櫻和楚昕也隨后跟上來。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奸婦女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所以肉老板一直被關著,今天肉老板吃過早餐,就說身體一直不舒服,要回去休息,等到我們發現他的時候,身體已經涼了。”計青黎一身警服,言辭鑿鑿,極為認真。

    “可知道是怎么回事嗎?”林沂宛趕忙詢問,如果之前的疑惑都解開了,背后有韓芷煙和顧江執,那么她們誰也不會要殺肉老板的,也就是說,整個事情還有另一個操控者,肉老板的死,明顯就是沖著林沂宛而來的。

    這么一想,林沂宛就覺得這與姐姐的事情必然有關系了。

    “可查到了肉老板的死因?”林沂宛害怕起來。

    “初步認定是中毒。”計青黎滿是擔憂的說道,肉老板這件事情原本還是一件小事,沒想到這一轉頭就變成了大事。

    計青黎似乎也感覺到好像有一股力量,在看不到的地方操控著這一切,肉老板的死只是一個開始。

    而所有的矛盾都是奔著林沂宛去的。

    “這樣你先回去,萬一事情有了什么進展,我還再通知你的。”計青黎看了一眼時間,他還有公事要處理。

    顧江執看了楚昕一眼,“你去查,計青黎明里查你就暗里查。”

    楚昕點頭,然后一行人又風風火火回到車里。

    林沂宛的心狂跳不停,肉老板死了,死的太蹊蹺,本是可以把這一切當成一個巧合,可是林沂宛做不到,樁樁件件看似與自己無關,其實仔細解刨下來,每件事都與自己有關。

    陸生在這里時候提出認識姐夫的事情,林沂宛只是一個弱女子,她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走,姐姐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車子里一下安靜下來,楚昕本是想調節一下氣氛,本想放一下音樂,但是不知道怎么沒調好,一下調到了頻道里。

    “林氏集團的外孫女韓芷煙……”林沂宛一愣,楚昕很快就劃走了,這樣的花邊新聞,顧江執可是非常厭煩的。

    洛櫻聽到這個開頭也很好奇,趕緊刷起微博,微博上鋪天蓋地全是韓芷煙的事情。

    醫院那邊風妙雨已經醒了,韓芷煙站在一旁,不敢向前。

    風妙雨身上多處裹著紗布,臉上還有傷,淚眼婆娑的看著韓芷煙,“韓大小姐,你我之間的恩怨你還要糾纏到什么時候,你放過我好不好?”

    風妙雨就是抓住了記者都在門口,然后可憐兮兮的說道。

    草莓一屁股坐下,撫摸著風妙雨,“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去送個衣服,怎么就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被草莓這么一說風妙雨更加難過,“我與韓大小姐,曾經是同學,只因為我……”

    記者突然破門而入,一瞬間將這里圍上,韓芷煙被記者包圍,周傾辭本想幫韓芷煙解圍,但是記者根本不給她說話的機會,把她從話題上擠出去了。

    記者七嘴八舌得詢問,不知哪個娛樂記者突然發問,“我們看到熱評里說,韓小姐與風妙雨很久之前就有過節,請問韓小姐你真的搶了風妙雨的男朋友嗎?”

    這個話題嗡的一下就炸鍋了,記者面面相覷,紛紛竊竊私語起來,抓住話題的尾巴,追問接二連三涌上來。

    “是真的嗎,韓小姐,所以這一次傷害了風妙雨嗎?”

    “請你回答我們的問題,韓小姐。”

    “韓小姐……”

    韓芷煙看著沒張不同的面孔,她們就像惡魔快把自己吞噬,話卡在嗓子里吐不出來,風妙雨趴在草莓懷中偷偷看向韓芷煙,這樣最好了。

    記者見韓芷煙遲遲不肯開口,然后轉頭問向風妙雨,風妙雨哭哭啼啼,回答不上來什么問題,鏡頭下的風妙雨是那么可憐,那么弱小,那么無助。

    是啊,這個社會上“正義”的很多,他們只會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從來不會在乎到底是誰得對錯,看風妙雨多么可憐,韓芷煙真是太可恨了。

    記者無奈又把話筒沖向周傾辭,“周小姐,你與韓小姐關系密切,請問周小姐,韓小姐的事情都是真的嗎?”

    周傾辭揮了揮手,“我覺得你們現在應該出去,病人是需要安靜的。”

    “韓小姐,網上有人說你之前的男朋友,也是從別人手里搶來的,請問是真的嗎?”

    韓芷煙被推入風浪的漩渦之中,相機不斷的咔嚓,這群人的話題就快要把她擊潰,她搖頭不斷搖頭。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韓芷煙重復著這句話,她要怎么解釋?

    “韓小姐之前的男朋友好像是S先生吧?”不知道哪一個記者小聲說了一句。

    這么一說其他記者也跟著反應過來了,新的話題又被燃起來。

    “韓小姐請問你知道你前男友是S先生嗎?”

    “請問韓小姐,S先生之前真的有女朋友嗎?”

    “韓小姐……”

    韓芷煙挪動著步伐,她退一步這群記者就跟著進一步,她根本沖不出這樣的人群。

    記者還在一口一個韓小姐,簡直就快要把她逼瘋。

    “韓小姐……我們還知道你曾經為了想要除掉S先生的女友,雇人要做一些事情,請問是真的嗎?”

    韓芷煙身體一下軟下來,周傾辭快速擠進人群,扶住韓芷煙,對著記者們怒斥道,“你們在胡言亂語,是不是沒想過后果。”

    記者都知道周傾辭指的是什么,是那林氏集團啊,但如果一切屬實,韓芷煙作為林氏集團的外孫女,林氏集團必然會受到影響。

    風妙雨假裝害怕,躲在草莓懷中,實則是偷笑。

    一直沉默不語的朱熙這個時候戰了出來,“各位記者朋友,病人真的需要休息,我想你們都先回去吧。”

    房間一下安靜下來,林氏集團得罪不起,朱熙又是顧家企業的代表,要不就先回去?

    記者可以走,但軟件上話題已出,現在已經是沸沸揚揚。

    洛櫻刷了一路,林沂宛也聽了一路,剛下車自己的手機就響起來了。

    趁著他們不曾注意林沂宛站遠一點接起電話。

    “喂,爸爸?”

    “今晚回家。”

    電話被掛斷林沂宛握著手機,閉了閉眼睛,出事了,這次真的出大事了。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北京快乐8走势图360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如何做到微信合买双色球 彩票投注技巧方法 头条阅读赚钱的软件 3d专家预测组三组六方法 梦幻宝环赚钱吗 临平股票配资 博远棋牌 理想棋牌 湖北11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浙江飞鱼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