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糖醋總裁嘗嘗鮮 > 第三集 求求你放過我

第三集 求求你放過我

    第三集  求求你放過我

    林沂宛使出吃奶的力氣,緊緊的抓住自己的褲子,風刮在臉上生疼生疼。

    肉老板被林沂宛忙乎的已經滿頭大汗,他的耐心幾乎被耗盡,也不與林沂宛糾纏下去,直接松開手朝著林沂宛白皙的小臉蛋上打下去,一邊打嘴里還一邊罵罵咧咧。

    “我告訴你,今天你要不把我伺候舒服我了,你別想離開這里。”

    肉老板滿臉猙獰,加上那一堆堆橫肉,看起來無比兇神惡煞。

    林沂宛的臉很快就紅腫起來,緊注冊褲子的手,絲毫沒有松懈,肉老板扯了幾下,呼吸聲越來越重,他可不允許就這樣放過林沂宛,從見到她那一刻開始,就一直惦記她,惦記了這么久,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了。

    就在肉老板去掰林沂宛手的時候,林沂宛借此機會,朝著肉老板的下體用膝蓋狠狠一擊,夜色太黑,林沂宛看不清肉老板到底有沒有因此疼痛,她只覺得肉老板的動作緩慢下來,她趕緊借著這點機會從肉老板身下爬出來。

    驚慌失措站起身,踉踉蹌蹌拔腿就跑,可是肉老板可不會這么容易就放過她,他是個靈活的胖子,沒過幾步就抓到林沂宛,林沂宛死命反抗,兩個人的身影在月色下重疊交錯。

    林沂宛害怕到全身冰涼,眼淚也在這一刻不爭氣的流了下來,肉老板一見她哭了,更加興奮,這么一個小美人哭起來更加好看,他肥厚的大手一把按在林沂宛胸前的肉上,掌心里瞬間被填滿,肉老板眼睛里都冒著星光。

    對于林沂宛來說,這簡直不能用言語的惡心來形容,渾身哆嗦起來,她咬著牙扭動著身子,一定要要掙脫肉老板這雙埋汰的手。

    林沂宛掙扎幾下后,就被肉老板直立立按下下去,后背貼合地面的涼度令她疼到骨頭里,林沂宛用最后的力氣反抗著,越是這樣哭啼肉老板就越是興奮,他的汗水一顆顆滾落下來,喉結不停地上下滾動,心跳的速度在這寂靜中聽的那么清楚。

    肉老板好似發了瘋,立馬垂下頭朝著林沂宛的鎖骨又啃又咬下去,撕扯下林沂宛露出一大片香肩,看的肉老板迫不及待。

    林沂宛借此機會將指甲狠狠地扣進肉老板的肉里,只聽肉老板尖叫一聲,原來林沂宛的另一只手對著他的大腿嫩肉扭下去。

    這是個好機會,林沂宛連忙翻身,不管此刻有多蓬頭垢面,發了瘋的狂風,一定要跑出去,一定要。

    這一點疼對于肉老板來說根本不值得一提,于是他立刻追上去,風在耳畔灌著涼意。

    林沂宛不時回頭看很快就要追上來的肉老板,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剛跑出這廢棄的工廠,她確確實實看到希望,有一個人正巧從這里經過。

    大概是太過于害怕,興許是這夜色太黑,林沂宛只聽見高跟鞋的聲音,斷定那個人是個女的,不顧一切的沖上去,抓住那個人的手,用急促的聲音說道,“大姐,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林沂宛的語氣很慌亂,她的手很涼,還沒等面前這個大姐說話,肉老板就追了上來,見到有人他倒也不慌不忙,慢悠悠的抓起林沂宛的手,堆著滿臉的肥肉沖著大姐一笑,“哎呀,真不好意思,讓這位大姐看笑話了,媳婦我明天就給你買那個包,你別鬧了跟我回去吧。”

    林沂宛一下瞪大了眼睛,想要甩開肉老板的手,奈何他禁錮的太牢固,外人卻看不出任何破綻。

    大姐一言不發的拿掉林沂宛的手,大概是這么晚了,她也不想惹麻煩吧,大概是她真的相信了肉老板的解釋,反正是不管哪一個原因,林沂宛一下陷入了絕望。

    “大姐……求求你救救我,大姐……”林沂宛被肉老板拽著,拼命的呼喚。

    “媳婦,我們快回去吧。”肉老板起勁的將林沂宛拖走。

    直到聲音越來越遠,大姐停下腳步疑惑的回過頭看了一眼漆黑的廢棄工廠,她記得林沂宛的手很涼,語氣很迫切。

    不知什么時候夜空中卷起烏云,月亮很快被遮擋,這個深夜更加深不可測起來。

    林沂宛被肉老板拖著走,她已經沒有力氣再一次掙脫了,但她也不愿意這么認命,眼淚與汗水早已融為一體,“肉老板……求求你放過我吧……”

    林沂宛的哀求多希望這個時候有個人能夠出現,肉老板覺得走的差不多了,滿臉憤怒轉過頭松開林沂宛的手,照著她精致的小臉一巴掌打下去。

    林沂宛本就沒有力氣,加上腳還沒站穩,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股力量,直接一頭撞在墻上,很快一陣劇痛襲來,還沒等林沂宛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時候,身體一下被快速翻過來。

    想必是肉老板被徹底激怒了吧,翻過林沂宛身子的他,朝著她又是兩巴掌下去。

    林沂宛頓時覺得頭暈眼花,耳鳴的厲害,額頭上好像有什么液體留下來了。

    肉老板堆著橫肉騎過林沂宛,“叫你不聽話,叫你不聽話……”

    林沂宛能夠感覺到肉老板不安分的手四處亂抓,她很想去阻止雙手卻沒由頭的沉,抬都抬不起來。

    “撕拉——”劃開了夜,林沂宛那件單薄的吊帶背心碎開,肉老板張著油膩的大口垂下頭。

    “不要……不要……”林沂宛頭沉的厲害,出現了重影,嘴里還有氣無力的念著,眼皮就快要合上,在睫毛貼合支之前,林沂宛看到了一束光,然后她就陷入了黑暗,不省人事了。

    一股酒精的味道順著鼻子涌入呼吸道,安靜的環境潔白的墻壁,林沂宛皺著眉頭緩緩睜開眼睛,眼中的場景萬全陌生,她微微一側頭看到了一旁高高掛著的點滴,一滴一滴正均勻的下落。

    “林小姐,你醒了。”

    這個聲音在哪里聽見過,林沂宛只覺得渾身疼痛,嘴里還有一股腥味,在一轉頭,頭疼立刻傳來,不自覺“哎呀”一聲。

    直到床邊的人靠過來,林沂宛才想起來這是誰,這不是那個計警官,計青黎嗎。

    原來昨天昏迷前看到的那縷光芒是真的,并不是幻想。

    “林小姐,你先別動,你身上有多處擦傷,你的頭部也有撞擊,而且出了好多血,你躺著就好。”計青黎按下欲要起來的林沂宛。

    林沂宛疑惑不解看著計青黎,“我怎么會在這里。”

    “林小姐,我和你說完這件事,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計青黎有點為難的模樣。

    林沂宛更為疑惑。

    “昨天是我巡邏,路上碰到了一個大姐,是她告訴我的,你放心那個肉老板已經抓起來了,我到的時候及時阻止了他。”計青黎扭過頭看了一下門外。

    “林小姐,你昏迷的時候一直叫著陸生的名字,加上之前你在警察局做的記錄,還有你給我看過陸生的照片,因為你現在受傷住院了,所以我們找到了陸生。”計青黎想用最簡單的方式把事情告訴林沂宛。

    林沂宛聽到找到了陸生,激動的坐起身,頭疼傳來,林沂宛忍著疼痛望著計青黎。

    “你說什么,找到了陸生?”

    林沂宛的話音剛落,病房的門一下就被推開,皮鞋與地板摩擦的聲音越來越近。

    林沂宛濕了眼眶,緊緊的盯著門口。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国家注册网上买彩票的网站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南京报亭 赚钱 舟山棋牌游戏大厅 秒速飞艇是骗局吗 网店卖首饰赚钱 娱乐棋牌大厅下载安装 中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往期走势图 吉祥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乐乐 双色球选号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