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仙界老婆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螳螂撲蟬

第五百二十三章 螳螂撲蟬

    現在也該打探清楚一些了,眼看時間不多了,倘若這次拿不到“九陰玄草”,那就得等下個月再來,如此兇險的環境,黃書良可不想再次涉險,這完全就是掉進了別人的陷阱,那血煞堂和昆侖堂可是一路尾隨,圍追堵截,隨時都可能丟了性命。

    龍傾城藏身的位置在哪,黃書良自然是記得很清楚的。一邊小心翼翼地朝那邊跑去,一邊留意著“乾陽訣”的反應,想看看是不是能碰到那個方奎,決計不能將他引到龍傾城的藏身之處。

    但這一路走來,“乾陽訣”竟是一點反應都沒,方奎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倒讓他無可奈何,畢竟他的感應范圍只有百丈,元朗一超過這個范圍,黃書良也沒有任何辦法搜尋其蹤跡。

    很快,一炷香的時間就過去了,眼看著就要抵達龍傾城藏身的地方,“乾陽訣”竟然在此刻有了反應,黃書良頓時驚喜交加!

    他驚的是方奎現在所在的位置,距離龍傾城的藏身之處很近很近,還沒有好龍傾城短兵相接,喜的是總算是找到這個血煞堂弟子了。

    但他心中還是擔心不已,心想這方奎是不是已經發現了龍傾城,一念及此,黃書良趕緊朝那邊悄然靠近過去,同時屏氣凝聲留意著那邊的動靜。片刻之后,黃書良松了一口氣,那邊靜悄悄的毫無動靜,想必那方奎應該還沒發現龍傾城的藏身之處,要不然現在肯定已經打起來了。

    當然,龍傾城的安危黃書良倒不是特別不放心,畢竟她還能催動天級的防御法寶,而且一身實力雖然不能盡用,但好歹也是大羅金仙境巔峰的存在,也不是隨便什么人就能夠動得了的。可她的藏身位置就有點兒尷尬了,僅能容一人進出的山縫,萬一要是被方奎堵在里面,然后再傳出嘯聲通知龍贊和那個高手前來的話,事情就大條了。一念至此,黃書良越發小心起來,不敢有絲毫怠慢。

    他不知道的是,龍傾城此刻也是緊張萬分,自從黃書良離去之后,她就一直在這里恢復,吃了黃飛虎一掌,又催動天級法寶,更是開啟了“玄陰九鎖陣”,她的消耗比任何人都要大。

    就算片刻不停的恢復了這么久,還把隨身攜帶的丹藥全部都用了,本身實力也才恢復兩成多一點而已,滿打滿算,也不過相當于大羅金仙境一階而已!

    就在適才不久,山縫外面突然傳來了一些動靜,龍傾城驚的芳心直跳,藏在山縫內是一動也不敢動,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瞇起,朝外面打量,想看看到底是誰來到了附近。

    當然,她期待是黃書良,可那人在外面晃悠了好半晌,卻不得其門而入,就像無頭蒼蠅一般在找入口,這明顯不正常,可如果真是黃書良的話,沒理由不知道入口,更不會不在第一時間進來,顯而易見,這人自然不是她想等的人。

    既然不是黃書良,那就只能是敵人,這山谷中只有兩伙人,一就是血煞堂,二就是昆侖堂,就是不知道這個人的實力如何,倘若是那個高手,估計自己兇多吉少。

    不過還好,那人在附近查探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時間,很仔細地查探,卻是一無所獲,根本就沒發現這個山縫的存在,耳聽得腳步聲開始漸漸遠去,應該是那人沒了耐心就要離去,龍傾城也不禁拍了拍胸脯,長出了一口氣。

    然而,好似上天故意跟她過不去一般,偏偏就在她還沒來得及高興的時候,山縫口處的灌木叢內卻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響動聲,龍傾城剛放下的心又猛地提了起來。

    便在此時,一個小小的黑影突然從灌木叢內竄了出來,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龍傾城面前。她被嚇得險些驚叫出口,定睛一看,不禁放下心來,同時又有些哭笑不得。

    這竟是一只生活在山谷內的野兔,大概是被陰氣凍著了,竟尋到了這個避寒的山縫內。龍傾城怕這家伙壞事,于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想要將它抓起,哪知這野兔的感知竟然相當敏捷,察覺到此處有人,立馬又跳了出去。

    便在此時,異變突發,那野兔身子還在在半空中,一只大手突兀地出現,直接將野兔牢牢地抓住,隨即用力一捏,血光飛濺。

    下一刻,但聽得“嘿嘿嘿嘿”一陣陰笑聲傳來,緊接著方奎那壯碩的身影擋在了山縫唯一的入口處,面露驚喜之色地打量著坐在里面的龍傾城,嘴里“嘖嘖”兩聲,隨即說道:“小美人,沒想到原來你躲在這里,當真是膽大啊!”

    聽聞此言,龍傾城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美眸微閉地打量著方奎,眸子中射出絲絲寒意。眼睜睜看著方奎殘忍的手段,龍傾城怒從心起。這也正常,女人對小動物一般都是很愛護的,尤其是一些乖巧呆萌的小動物,更是深得女孩子的喜愛,龍傾城也只這樣的人,雖然剛才那只野兔暴露了她的行蹤,但元朗殘忍的殺了野兔卻還是激怒了她。

    方奎擋在山縫口處,不善的盯著龍傾城,邪笑道:“小美人,你這可是叫我一陣好找啊,雖然沒有找到黃書良,但找到了你卻是大功一件,這何嘗不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呢?”看著龍傾城警惕的樣子,方奎嘿嘿笑了幾聲,又道:“不過你放心,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不會動你分毫,你可是我們龍少爺的心肝寶貝,以后吃香的喝辣的,羨煞旁人,請吧!”

    當聽到方奎說‘沒有找到黃書良’這句話的時候,龍傾城頓時安下了心,原來他還平安無事,再好不過。但聽到方奎后面的污言穢語,龍傾城忍不住怒斥道:“就你,恐怕還沒那個本事吧,不信你可以試試,只要你敢過來,我就有辦法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龍傾城雖然言辭犀利地威脅著,但奈何她生性單純,從未說過謊話,此刻不由自主的臉頰一紅。

    當然,這番話若從旁人嘴里說出,恐怕還有些震懾力,但龍傾城涉世未深,那方奎卻是老油條,如何聽不出她言語中表露的心虛,不由得大笑道:“小美人,說謊可是不對的,我方奎可不是三歲孩童那么好騙,你現在應該沒有戰斗力了吧?吃了黃團長那一掌,沒當場昏迷已經算是你走運了,現在的你不過是茍延殘喘罷了,何必自欺欺人呢?”方奎雖然現在被封印了實力,可龍傾城卻更加嚴重,雖然她本身實力強于方奎,但此刻真要打起來,方奎卻是根本不懼她,畢竟兩人的真實境界,也都是大羅金仙境,只不過一個高些,一個低些。而且現在唯一的出口又被自己堵著,所以方奎根本就是占盡上風,勝券在握,有些有恃無恐起來。

    龍傾城卻是暗自著急起來,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見此情況,方奎知道自己言中,不由得放肆的大笑著:“我再說一次,只要你乖乖地聽話,我保證不會給你皮肉之苦吃,但若你敢反抗,那就就休怪我無情了!”言語之中盡顯威脅之意。他現在可是奉旨辦事,那龍贊可是說過,只要不劃傷此女的容貌,四肢可以打斷,他沒有絲毫后顧之憂。

    龍傾城知道多說無益,自己是決計不能落到那登徒浪子手中,只能沉默不語,以此拖延時間,同時暗暗凝聚元力,準備等方奎靠近便給他狠狠來一下子,縱然不能擊殺也可以將其重傷,破掉此刻危局。

    但方奎卻是狡詐無比,顯然看穿了她的打算,就是不靠近,只堵在那里,讓龍傾城心中暗暗叫苦。

    那方奎倒是耐心極好,也不急于一時,抱著一種貓戲耗子的心態,試圖用言語摧毀龍傾城的心理防線。說道:“我知道你有天級的防御法寶,以我現在的狀態還真是奈何不了你,但我若是傳信讓其他人過來呢?你還有逃生的希望么?”他此言倒是不假,此刻距離天亮已經不遠了,一但等到天亮,那時候“玄陰九鎖陣”自會破解,于他而言是大大有利,只不過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但他不知道不代表龍傾城不知道,念及此處,龍傾城柳眉一皺,冷聲道:“你到底想怎么樣?”

    方奎邪笑道:“我想怎么樣,嘿嘿,這話倒要我來問你才對,你若想活,就乖乖答應我幾個條件,若不想活,我現在就叫人過來,成全你就是!”意識到時機到來,方奎毫不猶豫的露出了狐貍尾巴。

    龍傾城故作沉思,片刻之后才問道:“你先說說,什么條件?”龍傾城何嘗不知道他的目的,只不過她故作不知而已,同時也樂得和此人消磨時間,因為現在每多一刻時間,自己的元力就多恢復一些,到時候就有機會。如果此時激怒了對方,那對自己將會大大的不利。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北京彩票玩法 青鹏棋牌有多坑 养老鹅赚钱吗 二分彩是骗局 2019棋牌信誉平台 澳洲幸运8单双技巧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30期 棋牌可以提现出来的 数三极坐标 江苏11选5中奖心得 用凯立德赚钱 福彩中心3d342期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