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仙界老婆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戰初起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戰初起

    ()    就在一干警察和眼鏡男夫妻目瞪口呆之際,爆裂之地上空的巨刀陡然發出耀眼的光芒,讓人不敢置信的突然變大,接著漸漸拔高十丈,與此同時,原本只是一絲很微弱金光突然透出白光,耀眼的金光刺目,遠遠看去好似一根金色血管鑲嵌在巨大的刀身中。    那霸道無匹的鋒銳好似要斬滅一切邪惡,那神圣的氣息好似降神刀,要帶行正義、掃污濁。    足足籃球場長,三分之一寬的巨刀自上而下開始旋轉,由緩到疾,到最后只能看見一個飛碟形狀龐大圓盤,那是快到極致的幻影,連一絲空氣都被統統斬滅,四溢的刀氣將周圍十丈斬成真空地帶。    就在此時,圓盤破碎,片片碎片化為點點星光消失在虛空中,巨刀再次出現。    巨刀在這一刻好似失去了支撐,緩慢的向下落,怪異的是不像一般物體墜落,做自由落體運動,而是極為緩慢的下降,好似被無形的力量牽引著,但是那無形的力量又明顯牽引不住巨刀,那巨刀好似背負著巍峨山岳般的厚重而占據上風,頑強的向下墜落。    “你們兩個瘋子,你們徹底瘋了,今就算你們能殺了我,你們也會油盡燈枯而死!”地下聲音再次傳來,只不過這一次聲音已經不像之前那樣不屑的和自以為是,反而帶著極度恐懼,聲音完全就是吼出來的。    “嘿嘿,能滅了你這個孽障,就算油盡燈枯也在所不惜!”林宇再次邪魅一笑。    “這是怎么回事?”王勇在此時也回過神來,聽到地下的聲音就臉色大變,焦急的問黃書良。    “大嫂施展的這一刀雖然還沒有發出威力,但是那恐怖的氣息大家應該都能感覺到吧,毫不夸張的,就算一棟樓在這一刀之下也會變成廢墟。    這樣恐怖的一刀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施展的,必須要有強大的法力作為支撐,如果沒有強**力的支撐根本不可能發揮出這樣恐怖的氣勢,跟所有法術一樣,沒有法力一切都是白搭。    但是施展這一刀的代價就是法力,如果法力深厚自然沒有任何問題,不過,如果法力不夠支撐法術,那后果就是施法者被抽盡法力和精血,最后油盡燈枯而死。    大嫂以前明顯受過重傷,現在恢復肯定不及萬一,現在施展這樣的法術,無異于抱著同歸于盡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這一刀明顯和開始的不一樣,這一刀刀身的金色光芒不是一般的東西,那是大嫂的本命心血所達到的效果,還有刀柄處的白狼也不是雕刻的,而是大嫂本命法器的表現,一旦這一刀達不到預想效果,大嫂很可能會身受重傷。    而師兄的那一招也差不多一個概念,那一招是我所知道道術中最強大的法術,沒有之一,那一招修煉到極致,傳可以毀滅地,而師兄修煉時間很短,剛剛又用過心血祭,現在用這種法術無異于雪上加霜,很可能和大嫂一樣的結局。”到這里黃書良已經眼眶發紅,雙拳緊握,指骨咔咔作響。    王勇在這一刻臉色徹底變了,眼眶紅了,身體不自禁的顫抖了。    要毀滅這個殘害數百條生命的惡魔的代價也太大了,居然要林宇和癡以付出生命為代價,這樣沉重的代價壓得他心中劇痛,然而他們是那么的無奈,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本該是他們警察的職責,然而現在卻要一個即將大學畢業的普通人來承受這一切,他情何以堪?    原本應該是他保護人民安全的,但是現在不僅反過來,而且那出手的人很可能要付出生命,他良心必將受到譴責,他頭上的警徽絕對不允許,絕對不能讓林宇和癡出事,絕不!    王勇沒有任何言語,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林宇和那把巨刀,接著毫不猶豫的拿出電話,劃拉兩下就放在耳邊開始著什么,直到得到答復才稍微放心的松了口氣。    然后轉頭看著面前的特警隊員,深深的鞠了一躬,“我現在命令你們,一旦一會兒大戰開始,只要林宇兩人出現任何不妙情況,你們立刻沖過去,就算用血肉之軀也要抵擋住那個惡魔的攻擊,絕對要保證他們完好無損!”    所有警察在這一刻沉默了,不過那戰意盎然的目光已經證明一切。    “轟隆隆——”    地動山搖,一連串的炸響在在眾人耳邊響起,激蕩的法力沖擊波夾雜著黑色混泥土形成一圈黑白相間的圓形波紋,四散而出。    隨著法力波紋的消散,癡出現在法陣中,臉色略顯蒼白,巨刀也消失不見,但是癡面前的景象讓所有人徹底震驚,那種視覺的沖擊讓人終生難忘。    只見原本爆裂之地好像被泰山壓頂一般,直接被壓塌進地下三米,中間一條溝壑足足有一丈寬,仿佛一條峽谷突兀的出現在哪里。    這是什么樣的力量,那可是混凝土澆筑的地面,就算用*也不能炸出這樣的效果,然而在癡這一刀之下,混凝土地面好似豆腐一般,被輕而易舉的割出一條不知道多深的峽谷,這癡究竟有多恐怖,恐怕現在的武器在她面前就更廢銅爛鐵沒什么兩樣,準確的就是一堆豆腐做的模型而已。    “嗷——”    就在眾人震驚之時,一道恐怖的吼叫聲從峽谷中傳出,那恐怖的聲波讓不少人直接口吐鮮血。    “轟隆隆——”    叫聲之后接著是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地動山搖間仿佛打開了地獄之門,濃郁至極的如墨黑煙從峽谷中噴涌而出。    所有人身上都布滿一層黑色冰晶,那種來自心底的寒意直接凍住所有人靈魂。    就在此時,法陣中的癡面色一變,腳尖點地,整個人直接拔地而起,懸浮在十丈高空,凝重的看向地面。    幾乎在癡離開的瞬間,她所站的位置詭異的裂開,簸箕大的一團混凝土沖而起,接著一個黑色的東西伸出地面。    癡面色一凝,隨手一掌拍向緊隨而至的混凝土。    “轟隆隆——”    混凝土炸裂,無數的黑色灰塵夾雜著鵝卵石鋪蓋地而下,待灰塵散盡眾人才看清楚那個黑色的東西的真是面目。    那是什么東西?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只覺得脊背發涼。    一只黑色的爪子,沒錯就是一只爪子,好似鷹爪,但是比鷹爪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僅僅一根爪古就有五米長。    那爪子僅僅是看一眼就讓人頭皮發麻,那是一只足足有房間大的爪子,沒有肌膚血肉,就是一只骨爪,爪子外面是一層暗紅色的鱗甲,每一塊鱗甲足足有篩子大。    爪子呈黝黑色,滾滾的黑煙在爪子上涌動,每一根爪指頂端都一截一米長的紅色鎧甲一般的東西,形狀如彎月,鋒利似刀鋒。    那是什么怪物,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像螞蟻一般渺,在那爪子面前連一絲抵抗都產生不了,仿佛那爪子只要隨意揮動一下,所有人都會煙消云散。    那是怎么樣的恐怖?癡剛剛那一擊的震撼還在心頭盤旋,那一擊足可稱之為毀滅地,但是居然沒有將這個怪物給滅掉,反而這個怪物還伸出爪子,這明了什么,就算傻子也知道這個地下的東西絕對不會弱于癡,甚至更強!這是魔獸還是妖怪?難道這個家伙就是那個組織中的前輩嗎?但是怎么看都是一個怪獸,哪里是一個前輩,難道那個組織是怪獸組成的嗎?    “嘭——”    一連串的響聲驟然響起,那是一種撞擊聲,好像地下面的怪物在撞擊地面,要破土而出,每個人的神經在這一刻崩到極致。    隨著每一次撞擊聲響起,地面隨著搖晃,接著裂開,那每一聲撞擊都仿佛撞擊在眾人心頭,心臟差點要從嗓子眼中蹦出來。    “沙沙——”    就在撞擊聲之后,地下再次傳出一種古怪的聲音,仿佛是螃蟹在沙漠中行走,又好似一種東西從什么地方慢慢滑落的聲音,雖然弱但是卻清晰的傳進每個人的耳洞中。    “閃開——”    一直沒有出聲的林宇在這一刻突然爆喝一聲,手中同時加快了各種玄奧的手勢,臉色在這一刻徹底變了。    癡顯然也預感到什么,想也不想就一個閃身瞬移到法陣邊緣。    “轟——”    地面裂開了,混凝土亂飛間一個籃球場大的怪物露出真面目,接著人立而起,不住的嗷嗷嚎叫。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這個東西?    那是一條似龍非龍似蛟非蛟的蛇形怪獸,完全就是一個骨架子,渾身漆黑,布滿暗紅色的鱗甲,兩根爪子站在地上,另外兩根爪子懸在空中,套房般大的頭顱揚起看著空中的癡,血盆大口中三米長的兩排鋒利的牙齒泛著冷芒,圓桌大的暗紅色眼睛釋放著嗜血的紅光,十米長的舌頭吞吐不定,頭頂兩根菱角足足十米長,鋒利如刀,暗紅色的光芒閃爍不斷,隨著幾十米長尾巴一抖動,混凝土地面好似紙糊的一般直接被擊穿。    這不是一條和龍差不多的物種嗎?準確的就是一條骨龍!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极速快3开奖记录官网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 美东二分彩开奖号码 雅戈尔股票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蓝号的奇偶规律 瞑币机赚钱吗 彩票双色球哪天开奖直播 福建11选5复式 迷你仓出租赚钱吗 九乐棋牌官方下载1.5 江西多乐彩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