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一藏輪回 > 第0598章 三百年!煉制不朽丹

第0598章 三百年!煉制不朽丹

    光陰匆匆。

    蘇墨、關熊進入藏魂壇洞府,轉眼便是二百年。

    這二百年,蘇墨基本上紋絲未動,一直潛心修行。而關熊、小白豬、包括黑羽神鴻都有時常走動的情況。

    關熊的境界,已經完全穩定在葬神初期了。

    可雖然這二百年里他也是一直努力在修行,但是距離葬神中期還有很大一段距離。他的進益似乎還不如整日睡覺小白豬、時常發呆的黑羽神鴻。

    天賦,真的很重要。

    不過,關熊是一個樂天派。

    他信奉很多事不能強求,所以對這一切他都能泰然處之。他的境界能晉升當然更好,不能晉升他也絕對滿足。

    畢竟葬神境,即使在北寒城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所以,這兩百年關熊雖然過得有些單調,但還是挺滿足的。

    再看蘇墨,關熊不由頻頻點頭。

    此時,蘇墨盤坐如山。

    他周身上下,都有青色的靈氣環繞。有時候,關熊有些不明白:為什么,在同一個地方修行,可蘇墨周遭的靈氣似乎與自己大有不同。

    關熊不知道,蘇墨依仗的不僅僅是藏魂壇洞府的靈氣,更重要的他還在吸取當初滄海留給他的三界本源之力。

    那依附在九龍仙臺上的三界之力,乃是一種不竭的力量。

    滅海境!

    二百年來,蘇墨已經到了滅海中期。他修行的速度,乃是無以倫比的。

    此時,從外在看不出來什么,但是蘇墨的丹海一直便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九龍仙臺,一直不斷地散出能量。

    這些能量游走于蘇墨的四肢百骸,然后再凝于丹海。

    蘇墨的修行,乃是事半功倍的。

    他,正在向滅海高階沖擊。

    如今蘇墨的丹海可謂浩瀚無邊。九龍仙臺上那尊青色人影,已經完全凝實了。

    那正是另一個蘇墨。

    他盤膝而坐,呼吸吐納。他的呼吸,極為悠長。呼吸之間,便似有大風拂過丹海。大浪四起,潮漲潮落。

    內外兼修!

    滅海,滅海而生滅海之上,便是一世不朽境。

    五百年,蘇墨給自己定的目標是突破滅海境,晉升到一世不朽境。

    一世不朽,乃是不朽階段的巔峰。

    或許,對于一般的修士來說,蘇墨的修行速度已經勘稱奇跡,根本難以望其項背。但是,對于蘇墨自己來說,他的速度并不算快。

    甚至,他還感覺有些慢。

    因為,到達尊者境,也就是輪回境的巔峰,他只要三千年的時間。一旦,他不能達到,那么仙浴古蓮便不能綻放。

    葉無悔,就不能再鑄肉身更無論,還有其它的事情等著蘇墨。

    境界,決定一切。

    因此,這五百年是蘇墨最瘋狂修煉的時刻。蘇墨力爭要在天浮、冥城大戰之前,提升境界。

    光陰忽忽,又是一百年。

    關熊的一百年,又是渾渾噩噩的過去了。

    這一日,蘇墨睜開了雙目。此時,他的境界已經是滅海中期的巔峰。只差一線,便可進入滅海高階。

    可是,他停在這個境界,已經整整七年。對于一般的修士來說,那根本不是事。但是,蘇墨不想等。

    所以,蘇墨選擇休息片刻,同時他要煉制一枚丹藥。

    借助丹藥的力量,他一定可以突破。

    “小蘇子,你醒了?”蘇墨剛一睜眼,關熊的聲音便傳來了。

    “哼哼!”小白豬也是極為興奮。

    現在蘇墨是什么境界,關熊壓根就看不透小白豬則是從來沒關心過自己的主人什么境界。

    但是,蘇墨醒了便有果子吃。

    這才是重點。

    “嗯!”蘇墨點了點。他也知道他們的熱情源自什么,所以直接一揮手。那花圃的里仙果,便被摘下不少。

    小白豬哼哼著開始吃,黑羽神鴻也低頭吃。只不過,它比小白豬優雅多了。

    關熊也拿起一枚仙果,不過他還是先問了問蘇墨:“怎么樣?你什么境界了?”

    “滅海中期圓滿!”蘇墨說著嘆息了一聲。

    “滅海中期圓滿?”關熊一咧嘴,然后猛地咬了一口果子。

    要知道,這三百年他連葬神中期,還沒有達到。

    蘇墨竟然是滅海中期圓滿了。

    而且,聽語氣蘇墨似乎還不滿足,而且有些失望的樣子。

    “唉!”關熊吧唧著嘴,然后長嘆一聲,“小蘇子,你的境界,已經超過大小姐。看看你們的境界,我真是拍馬也趕不上了。放眼整個北寒城,除了城主也沒人能比得上你了!”

    關熊提起北寒城主,蘇墨不由問道:“北寒城主,多久沒有回北寒城了?”

    “不清楚!”關熊搖了搖頭,“其實,我只見過城主三次。但是,都是很多年前。北寒城的事務,一直以來都是大小姐打理。”

    “最近兩千年,我從來沒有見過城主。或許,她回來過,但是只見了大小姐。不過,大小姐從來沒有提起過。她只是說過,城主一直再找人。”

    “找人?”蘇墨苦笑一下,“找誰?阿木嗎?”

    “阿木是誰?”關熊吃沒了一個果子,已經開始吃第二個。阿木的名字,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呵呵!”蘇墨搖了搖頭,沒有和關熊解釋。因為,那樣話題就太遠了。

    “寒冰依!”

    蘇墨自言自語,然后淡淡一笑。那可是三界的一個奇女子。蘇墨知道,她無論找誰,都一定也在為恢復三界星河而奔波。

    “關熊,我要煉丹,順便也給你煉一顆低等丹藥。”蘇墨沒有再問什么,“我的丹藥,可以讓你很快突破到葬神中期。”

    “當真?”關熊一愣。

    “當然!”蘇墨點了點,“不過,你只能服用一顆。多則無益!”然后,蘇墨走進花圃,很是精細地選擇了幾種仙草。

    看見蘇墨踏步就進了花圃,關熊與小白豬不由對視了一眼,心里又是一陣哀嘆。他們要是能自由進入花圃就好了。

    很快,蘇墨便走了出來。

    他又從儲物袋里,拿出了十幾味草藥。隨后,他走進花圃前的石屋祭出了藏魂鼎。那完整的藏魂鼎,正好落在那石灶上。

    “哼哼!”小白豬很是興奮。

    關熊卻有些不解。

    丹藥,也沒有你的份,你那么開心干什么?

    他不知道小白豬馬上就有丹霧可以吸食了。

    關熊知道蘇墨的煉丹術極高,但是還從來沒有見過蘇墨如何煉丹。他心里還真想偷學兩手。

    再看,蘇墨一股腦地把所有的配藥,全部投入了藏魂鼎,感覺都要裝滿了。

    “呃?”關熊不由一黑臉。

    這是煉丹嗎?這是燉菜呀?

    可是,更讓他震驚的是,蘇墨居然沒有用火,而是順勢躺在了石床上。

    “過一會兒,你的丹藥,便好了!我的不朽丹,是下一爐!”蘇墨打了一個哈欠,居然做睡覺狀。

    這是煉丹嗎?

    關熊感覺整個世界都不真實了。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