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戰天大帝 > 第1843章 輕易碾壓

第1843章 輕易碾壓

    羅伊更是親身感受到了虛惡生的恐怖,可是現在又怎么解釋?

    如果現在羅伊分出一道精神力出去,別說擊敗斗尊強者,就算擊敗斗宗,都是根本不可能。他的一道精神力,恐怕也就可以對付斗王。

    “不!絕對不可能!怎么會這樣?”僅僅是一道精神力化身,便是將虛惡生打飛了,更是不知道到底飛出了多遠。

    虛無一不可置信的大叫著,他的眼里滿是不可思議。他無所不能的父親,出手偷襲別人,現在反而被別人的一道精神力化身打退了。

    這還是他無所不能的父親嗎?這還是他戰無不勝的父親嗎?這還是他從小就崇拜的父親嗎?

    在虛無一的心里,虛惡生一直是無敵的代名詞。可是現在他心中無敵的父親,被別人一道精神力化身輕易擊敗,這其中的差距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

    “孩兒拜見父親!”

    盡管眼前的路易十六只是一道精神力化身,但羅伊還是對著路易十六跪了下去。他修煉之初,就是為了能夠再次見到父母,一直到現在,這個目標都是沒有變過。

    現在能夠見到路易十六,哪怕僅僅是一道精神力化身,也是讓他無比激動。路易十六的強大,更是深深震撼了羅伊。他越是強大,便越是能夠感受到路易十六的恐怖。

    最開始的時候,他就以為路易十六是一位極其厲害的斗尊大圓滿而已。后來,他見過真正的斗尊大圓滿之后,便是知道路易十六絕對不止斗尊大圓滿。可是今次發生的事情,卻是徹底顛覆了他心里的想法。

    虛惡生已經是圣魔了,只是不知道是圣魔的第幾重階別。可是路易十六根本不用真身出手,僅僅是一道精神力化身,便是能夠一招擊敗虛惡生。如果是路易十六真身前來,恐怕隨意一彈指,便能夠將虛惡生擊殺!

    “吼!怎么可能?本座就那么弱嗎?他為什么會那么強大?可惡!可惡!可惡!”

    這里已經不是地獄大陸,而是域外星空。路易十六的一道化身,僅僅是一招,便是將虛惡生打出了九重天外。這種事情,如果讓光明大陸那些巔峰勢力知道,恐怕誰也不敢對羅伊出手了。只可惜他們不知道,羅伊注定要被那些巔峰勢力對付。

    羅伊等人盡管知道虛惡生被打出了很遠,但他們絕對想不到,虛惡生已經被打出了地獄大陸。此時的虛惡生,也是渾身染血,他并不是沒有受傷,而是傷勢到現在才迸發!

    一聲爆響,鮮血灑滿了星空,幸虧這里不是地獄大陸,否則還不知道有多少地方被毀掉。虛惡生本來要為虛無一出頭,羅伊將虛無一打成重傷,他便是想要將羅伊徹底打傷。

    只可惜路易十六的一道精神力化身降臨,現在更是將他打成了重傷。他的身體都是直接炸開了,不過到達他現在這種階別,完全可以斷肢重生,那些傷勢很快便是好了。

    但路易十六那一招,卻是傷了虛惡生的本源。虛惡生的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想要痊愈,恐怕沒有個幾年的調養,那是不可能的。路易十六和羅伊可是不同,他一出手便是直接傷了虛惡生的本源,而羅伊僅僅是打碎了虛無一的身體而已。

    “如果不是看在你老祖宗的面子上,今日便將你斬殺在此!你以為你能夠擋得住本主的一道精神力化身,簡直就是笑話!只要本主在世一天,若爾等動我兒,便是死路一條!”

    路易十六那冷漠的聲音,卻是在虛惡生的耳邊響了起來。最后一句鏗鏘有力,穿金裂石,響徹在了無垠的星空之中!

    “哼,你將本座的兒子打傷,是什么意思?”

    果然是打了小的來老的,打了老的,來更老的。羅伊將虛無一打傷,虛無一的父親虛惡生便是出來了。現在路易十六將虛惡生打傷,虛惡生的父親,虛元混也是出現在了場中。

    這同樣是一個中年男子,眉宇間和虛惡生有著七八分相似。虛元混,如今已經活了幾萬年,更是元始魔宮的惡魔。活了這么多年,就算是狗,恐怕也可以飛天遁地了!

    無垠的星空之中,虛元混站在虛惡生的身邊,冷冷的看著光明大陸所在的地方。元始魔宮一向護短,老的打小的,向來是他們想要干的事情。可惜路易十六不是羅伊,羅伊還年輕,還沒有成長起來,而路易十六已經成長了起來!

    “怎么?難道本座現身之后,你就不敢出來了?懼怕本座的威嚴,就趕緊出來跪下道歉,否則本座現在就將你兒子斬殺!”

    虛元混得勢不饒人,竟然開始了威脅。他一發怒,整個星空都是沸騰了起來。一顆顆星辰晃動了起來,仿佛滿天星辰都要墜落了一般。他的目光越發冰冷,神色越發殘酷!

    以大欺小,虛元混竟然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反而理所當然。隔著無垠的星空威脅路易十六,虛元混的嘴角更是勾起了一抹獰笑。他的目光卻是斜視著地獄大陸,即使隔著無比遙遠的距離,他依舊能夠看到羅伊!

    “放肆,你以為你有資格威脅本主?你真當自己是個東西了?”

    光明大陸所在的方向,更是傳來了一道轟隆隆的聲音。

    “看來是本主太仁慈,那便給你們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一直端坐在不朽王座之上的路易十六,一雙眸子卻是冷了下來。他直接伸出一只大手,猛地向著虛元混和虛惡生所在的方向抓了過去。他并沒有站起來,依舊坐在座位上,他的身體也是沒有移動半分!

    “少裝神弄鬼,本座縱橫天下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本座當年與你父交手,你還不知道在哪里呢!”

    虛元混也是一個雄偉的中年男子,不過兩鬢卻是雪白。元始魔宮的魔和人長得十分想象,外表上已經沒有區別,僅僅是氣息上不一樣而已。魔就是魔,人就是人,人魔不兩立!

    路易十六的父親便是路易十五,說到路易十五的時候,虛元混的神色明顯有些不自然。元始魔宮的確強大無比,但是自從波旁家族出現之后,波旁家族每一代都壓制元始魔宮,就好像是天生的克星!

    不過虛元混并未將路易十六放在眼里,畢竟路易十六才幾百歲而已。斗圣強者已經可以活幾萬年,在這樣漫長的生命之中,五百年實在是太短,太短了。

    打個比方,假設他們能夠活五萬年,那么五百年僅僅是其百分之一而已。如果按照比例來,也就相當于壽命一百歲中人的一歲而已,實在是小的不能再小。

    但是,下一刻,虛元混便是叫囂不出來了。只見一只猶如蒼穹一般的大手,直接將他們抓了過來。這只大手上散發的威壓,卻是驚的虛元混差點栽倒在地!

    “你!怎么可能?”

    虛元混雙手握拳,一出手便是惡魔至高斗技,地獄之怒。這一招,虛無一曾經使用過,在虛無一四階尊魔的時候,使用地獄之怒,便是將所有五階尊魔擊敗!

    現在到了虛元混這種階別,使用這一招更是有著毀天滅地之能。虛無一邊的怒火,熊熊的燃燒著,怒火燎天。整個域外星空仿佛都是沸騰了,上萬里星空直接塌陷!

    一顆顆星辰受到滅的影響,直接炸成了粉末。就好像末世一般,幸虧這里不是在光明大陸,否則整個大陸恐怕都要被這一招打沉,甚至直接打穿!

    “廢物一個,哪怕你活了幾萬年,哪怕你使用惡魔至高斗技,也絲毫逃脫不了本主的手掌心!”

    路易十六的大手輕輕一抓,千萬里虛空便是定住了。虛元混使出惡魔至高斗技,本來破壞力無窮,可惜現在卻是一點威力都發揮不出來了。路易十六的大手實在太恐怖,竟然硬生生的將這一招的力量,全部壓回了虛元混的身體之中。

    只見滅的身體猛然鼓起,那強大的力量,使得他自身受損了。他的眼里滿是驚駭,這種能力,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已經活了幾萬年,怎么還比不上一個活了幾百年的小家伙?難道說他真的連條狗都不如嗎?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才多大?你不是才幾百歲嗎?你怎么可能有這么強?”

    現在的虛元混,哪里還有半點絕世強者的模樣,就仿佛一個瘋子一般。他悲憤的大吼著,可惜根本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他根本不能夠接受,就好比一個成年人被一個嬰兒打敗了一般。

    波旁家族每一代都姓路易波旁,元始魔宮每一代都姓虛。虛元混和虛惡生,一個是虛無一的祖父,一個是虛無一的父親,只可惜現在他們兩個,都是籠罩在了路易十六的大手之下!

    其實路易十六的大手并沒有變大,而是在他的大手下,虛元混和虛惡生變小了。現在路易十六的大手,僅僅是常人大小,而虛元混和虛惡生則是小的可憐。他們兩個抬頭望著遮天大手,都是一陣無言。

    路易十六僅僅是隨便一抓,便是將虛元混和虛惡生抓到了自己的身邊,老鷹抓小雞恐怕都沒有這么容易。虛元混和虛惡生所在的星空,都是被路易十六連帶著抓了過來。

    虛元混和虛惡生望著猶如萬丈巨人一般的路易十六,此刻全都是驚駭欲虛惡生。尤其是虛元混,階別越高,便越是能夠感受到路易十六的深不可測。就算是到現在為止,虛元混都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一切。

    一個活了幾百年的小家伙,竟然比他強大了那么多。他已經活了幾萬年,卻比不上人家的幾百年,讓他恨不得當場撞死。魔比人,氣死魔,他是真的覺得這幾萬年活到狗身上去了。

    “今日不想開殺戒,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樣吧,你們一人承受本主的一口氣!”

    這句話卻是說的虛元混和虛惡生摸不著頭腦,他們沒有想到路易十六竟然還要放他們一條生路。不過這是好事,他們自然是點了點頭,不管怎么樣,總比死在這里好!

    路易十六才不會管虛元混和虛惡生到底答不答應,他自顧自的說完之后,便是將虛元混和虛惡生甩了起來。隨即,他便是對著虛元混和虛惡生輕輕地吹了一口氣,如果他稍微用點力,虛元混和虛惡生恐怕當場就要死了!

    “啊……”

    虛元混還有話想要跟路易十六說,可惜路易十六根本沒有和他說話的意思。一口氣吹出,路易十六便是恢復了往常的模樣。而虛元混和虛惡生卻是消失在了場中,不知道被這口氣吹了多遠。

    遙遠的星空之中,虛元混和虛惡生摔在了一起。他們兩個都是不知道自己飛出了多遠,剛剛那一口氣,就好像末日狂風一般,將他們的骨頭和血肉都是吹的分離了。

    他們現在是停在了一顆星辰上,此刻他們兩個都是只剩一副骷髏架子,沒有一點點血肉。而且他們身上的骨頭,還是寸寸碎裂,別說什么五臟六腑大震蕩,他們的五臟六腑也已經沒了。

    不過他們的生命力實在是太頑強了,就算是這樣,也不會就此死在這里。這也是路易十六沒有取他們性命的意思,否則他們連路易十六的一口氣都承受不住!

    這便是差距,無法逾越的差距,仿佛是一道天塹,又好像是神凡之隔,強的變態,強的離譜!

    “吼!”

    虛元混和虛惡生都是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嘶吼,只可惜他們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路易十六那一口氣,已經傷害到了他們的本源,這下子沒有個幾十年的修養,想來是好不了了!

    “好狠毒的波旁家族之人!我恨啊,本座與波旁家族勢不兩立,不共戴天!”

    如果有牙齒的話,虛惡生恐怕已經咬碎了滿嘴的牙齒。他的目光之中滿是恨意,如果有肺的話,恐怕他的肺也已經是氣炸了!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