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戰王梟寵:醫妃藥逆天 > 第1379章 他的保護,并不溫柔

第1379章 他的保護,并不溫柔

    第1379章他的保護,并不溫柔

    “存著,我一會就過來。”東錦霖說。

    洛云染挑了下眉毛,“這還能存?”

    “不行嗎?”東錦霖反問,“要是不能存就算了,我給你一個擁抱也是可以的。”

    看似自己吃了虧實際這人半點損失也沒有,得了便宜還賣乖。

    洛云染不由失笑。

    她以前怎么沒發現這人這么會算計的?

    “好了,我這邊準備出發了,一會去見你,你讓凌慕白準備一下,盡快把這四只小女皇處理掉。”東錦霖已經看到副官給他發來的準備就緒的消息了。

    四只小女皇,差點毀滅了一顆首都星。

    東錦霖現在也不敢讓這東西多留。

    看來越是在文明程度高的地方,小女皇的殺傷力越厲害。

    因為高度文明的地方很多東西都是通過精神力來操控的。

    而小女皇一旦影響了操控人的精神力,世界就亂套了。

    之前培養的時候一直是在原始森林遍布的小星球進行的,所以根本沒發現還有這么大的隱患。

    洛云染頷首,“我知道了,你們自己小心,之前給你的藥劑還是要帶在身上,萬一路上發生狀況,也好應對。”

    洛云染考慮得也很深遠,并沒有因為東錦霖帶回了四只小女皇就以為萬事大吉了。

    每一秒鐘都會發生意想不到的變故。

    不到最后一刻,絕對不能放松。

    東錦霖稍微蹙了一下眉,那四支藥劑少了一支,現在他手上只有三支,“好,我會帶著的。”

    “等你。”洛云染揮了揮手,切斷了信號。

    東錦霖返身再次登上飛行器。

    中央實驗室這邊,凌慕白聽說東錦霖把四只小女皇全都帶回來的時候,先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隨即嘴角高興得揚了起來。

    “這下放心了?看你這副意外的樣子,看來之前真的是對七殿下很沒有信心啊。”洛云染看西洋鏡似的盯著凌慕白的笑臉看。

    這人這么真心笑的時候真的很少,洛云染印象里還沒有呢,真是稀奇。

    凌慕白瞬間收斂笑容,“你別說得我好像對他抱有什么別樣的感情似的,我只是心疼那些我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小女皇,畢竟從頭再來一次,恐怕很困難。”

    洛云染攤手,“我又沒說什么,你這么著急解釋,我反倒往你說的方向不由得多想了幾分呢。”

    “洛云染!”凌慕白警告地瞪過來。

    洛云染見好就收,“當我沒說。”

    說完做了個嘴巴拉上拉鏈的動作。

    東錦霖說到做到,原本帝都星就和中央實驗室所在的星球相距不遠。

    等洛云染和凌慕白吵嘴完,稍微放松一下,外面就傳來消息說帝都星來人了。

    凌慕白立刻站起來,拉了拉白大褂,推好金絲眼鏡,大步走了出去。

    洛云染隨后跟上,但稍微慢了那么一點,不由要小跑幾步才能追上,“等等我!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是你太慢了,時間不等人。”凌慕白面無表情地說。

    “這次你不用特意護著我,反正我在這里這么長時間了,摘不干凈的。”洛云染加快兩步,追平后淡淡地說了一句。

    凌慕白稍稍一愣,步伐不由頓了一下。

    以至于追著他原本速度的洛云染一不小心就跑到他前面去了。

    洛云染趕緊定住,往后退了兩步,在他眼前揮了揮手,“干什么呢?突然就不走了?”

    凌慕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剛剛的話……是什么意思?”

    洛云染頓了一下,而后忽的笑了起來,“你不是都知道嗎?上次我們接收聯盟人質的時候,原本是應該我去簽字接收的,你偏偏要站出來頂替我的位置,難道不是怕這件事日后追究起來,有人找我麻煩嗎?”

    凌慕白的喉嚨不自然地發出了一聲咳嗽聲,別扭地避開洛云染的視線,“是嗎,我當時完全沒有考慮這么多,早知道會有這層影響,我就不站出去了。”

    “得了吧,別人或許想不到,但你說你沒想到,打死我都不會信。”洛云染對這人的故意降智嗤之以鼻。

    反倒是她本人,當下那個情境的時候是真的沒有想到這一層。

    后來人質都接收過來,洛云染總覺得之前的事情有些不對。

    越想越不對勁。

    仔細一品,就覺出這事情背后的用意了。

    但當時已成既定事實,她想改變也來不及了。

    凌慕白哼了一聲,“你就不能稍微裝一裝傻嗎?女孩子要傻傻的才惹人愛,太聰明的只會讓人覺得可怕。”

    洛云染嗤之以鼻,“傻傻惹人愛的都不是真傻,覺得他們傻的男人才是真傻。而且我有沒有人喜歡,就不勞你操心了,反正不管可怕不可怕,那個人也逃不脫我的魔爪了。”

    凌慕白撫額,非常認真地感慨了一句,“我忽然有點同情七殿下。”

    洛云染扯他一下,拖著他往前走,“你同情誰我都相信,唯獨同情七殿下這點,恕我實在不敢相信,鱷魚的眼淚收一收。”

    “我這個叫客套,你難道不能禮貌地陪我把這場戲演完,讓我看起來像個好人嗎?”凌慕白瞬間放棄,那一點點同情的表情一掃而光。

    他真的不可能同情東錦霖,不管怎么說,他都記著仇呢。

    “你是個好人。”洛云染說。

    凌慕白詫異地低頭看過來,洛云染迎上他的視線,非常認真,而后嘴角上挑,“真的。”

    不管凌慕白表面看起來多么反人類,多么草菅人命,但這樣一個人的內心深處,也還是有柔軟的地方。

    也會有想要保護什么人的時候。

    盡管他的保護也許看起來并不溫柔,但那就是他的方式。

    他或許不需要別人理解他的溫柔,只要做他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就可以了。

    凌慕白微微低頭,推了下眼鏡,唇角上揚,“我收回我剛才的話,你今天還算可愛。”

    洛云染拖長了音,“我謝謝您了”

    能得凌慕白一句贊賞還真是不容易。

    實驗室的艙門打開,東錦霖已經站在一樓正中央等著他們了。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分分彩 日本女优比基尼 山西快乐十分胆拖 福利新疆35选7走势图 彩客北单比分直播 湖北十一选五彩票 越南河内1分彩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 10分彩下载 彩票500比分直播 黑龙江快乐10分麻将走势图 黑龙江p62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