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與心愛的人共同度過的19個星期 > 第371章 難道鷹二說的都是假話?

第371章 難道鷹二說的都是假話?

    菩提真君能讀取到玄逸心頭的痛苦,可是,這樣的意外,誰都沒有意料。他們全都把心思用在對付暗勢力的戰爭上面了,疏忽了。

    是的,他們疏忽了小娟得到了風異能,肉身居然能與靈身相容了,無需在定中才能完成各種探險任務了。

    以前,小娟的肉身必須待在床上,靈身方能來去自如。

    當菩提真君發現白靈就是暗勢力捆綁在小娟身上的跟蹤器時,他做了一個萬無一失的調整,把白靈封印在小娟的肉身里,這樣,無論小娟怎么移動,暗勢力都無可奈何了。

    這么做的有后遺癥就是,一旦小娟能夠肉靈合一,若不及時將白靈提取出來,那么,這個定時炸彈還是會暴露小娟參與的任何行動。

    已經習慣性認為小娟參與的任何行動都沒有任何危險,都能屏蔽長老的任何秘密雷達。可這一次,風異能獲取太容易,突擊行動來得太突然,倉促行動的后果,必然無法做到毫無漏洞可言。

    更何況一開始,也沒有受到任何警報,或者,長老的任何反應,這便使得印空和菩提真君二人雙雙落入掉以輕心的陷阱之中。

    如今,菩提真君看到小娟臥室空空如也的睡床,后悔莫及,扶額哀嘆:百密而有一疏,便如此致命,也不知這長老是何時發覺的?這白靈又要如何處置?依云他們如何救助?

    這些問題一時也不能全部作答,讓我們先來看看,這狡猾的長老是何時發現白靈的蹤跡的吧。

    事實上,長老一開始并未覺察白靈這個監聽器的異樣,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與魔王旬的較量之上。除了應付旬的狂轟亂炸,他還得調配兵力,對周邊其它星球發起進攻……

    瘋狂的進攻必然有代價,能量的供給也變得由為重要,可是,他們多次發出求救的信號,雖一次又一次及時得到了回應,可配給能源的飛船卻遲遲未到……

    這還不盡然,能源供給出現障礙,可回復與這好不給力的運輸卻不配套,須彌島的信息系統穩定到不可思議。既然信息系統穩定,那么運輸系統又為何會脫節呢?匪夷所思啊?

    除此之外,他也看到了他新品巨型黑衣人的戰果,這似乎也沒什么問題……可為嘛他的黑瓶子的數量卻在減少?是什么情況,要讓他的高手們要亮出他們的底牌,他們的護身符?

    難道須彌島遭襲?

    會不會一切都是印空和旬的陰謀?難道鷹二說得都是假話?

    想到這里,長老慌忙去調控小娟身上的白靈,而白靈無動于衷,可小娟的身形卻在不斷移動,而她的地理位置,居然就是他的總部——須彌島。

    那么,可以確定的是:須彌島確實遭襲了!叛徒除了鷹二,應該還有其他人,那又會是誰呢?

    這該死的鷹二居然叛變!一個沖動,長老就像瞬間捏爆鷹二……

    不不不!不能打草驚蛇!先不引爆蠱蟲控制的終極按鈕,還是將計就計,放長線釣大魚吧!

    當務之急是要返回總部,進行反擊……

    可當長老回到須彌島另一處隱蔽的控制室,他才發現,他這里已經被外人修理得慘不忍睹,他的能源系統已經被盜取一空,他的加工場和設計室,已經被糟蹋得七零八落,他的精兵強將,幾乎全軍覆沒……

    他曾預料到全軍出動會有漏洞,也擔心會遭遇旬的突襲,可是,他沒想到,這一次,對手能這么悄無聲息地對他一網打盡。

    是的,他的新型武器也已經被摧毀了,設計的密碼也被篡改,如果自己不立即將其毀滅,很有可能會被對手操控,倒戈成為自己魔軍最強有力的敵人。

    毫無疑慮,長老便當機立斷摧毀了他的設計室和加工場的真是原因。

    當他發現還能順帶消滅一些可惡的靈獸,甚至是魔王的小女兒時,他心里終于感受到了略略的平衡,哪怕自損一千,卻只能殺敵八百,他也心甘情愿。

    因為,失去小女兒,魔王波旬和他的新歡一定會痛不欲生!仇者痛不欲生時,就是親者欣喜若狂的時刻。想到這里,長老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

    嗯!這消息還是暫不告訴公主吧?否則,一旦她得知王牌被毀,一定會大發雷霆的,現在還未想到具體安撫的辦法,還是先解決叛徒再說吧!

    此時,鷹二又在哪里?得找立即到他,讓他供出他幕后的黑手,到時一網打盡!

    事不宜遲,長老忙通知黑玫瑰:

    “108號,你在哪里?”

    “長老,我在修羅星球。”黑玫瑰沒想到,這么緊張的時刻,長老會找上自己,心里不由暗暗一驚。

    “鷹二和你在一起嗎?”長老的聲音低沉,盡量不顯山露水。

    “沒有。”黑玫瑰雖回得秒快,可她聽出長老似乎在隱忍著怒意。難道說弘熙闖禍了?暴露了馬腳?肯定是這小子演戲過了火,長老起疑心了吧?

    怎么辦?羽雯的穿越火線和孩子才剛剛得到,他這么被懷疑了,自然要與其隔離,這倆寶貝兒如何轉交給他呢?是不是馬上就通知印空?尋找救助?

    “他的行動是不是你安排的?”長老的問話,讓黑玫瑰警覺,這家伙又懷疑起自己來了?還是自保要緊:

    “您不是讓他與我平起平坐嗎?這家伙得了您的令箭,還能好好聽我指揮嗎?”黑玫瑰估摸著,這樣的頂撞還不至于讓長老殺雞儆猴。

    “你在質疑我的決策?難道你看出了他有某些端倪?”長老想借刀殺人。黑玫瑰也不是傻瓜,遂作恭敬狀:

    “不敢!不敢!長老一向料事如神,我只是看不慣他對上拍馬溜須,對下嗤之以鼻。”黑玫瑰回答得天衣無縫,不給長老任何借口。

    “你說得沒錯,他是有這致命的缺點……你說,我該怎么懲罰他?”長老還是不要臉地想讓黑玫瑰做替罪羊。

    他不想寒了黑衣人的心,但絕不肯承認自己遇人不淑,有眼無珠,輕信了內奸的讒言,他必須一直保持仁慈而威嚴的領袖形象……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浙江11选5开奖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 极速十一选五那个地方的 重庆幸运农场 ds足球比分app 北京pk105码精准计划 500竞彩比分 黑龙江11选5爱彩乐公共区 1zplay电竞比分直播 配多多配资 东方6+1 2019097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