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靈緣界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魔猿古洞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魔猿古洞

    這灰毛妖猿雖然力大無窮,但神識修為卻很稀松,被沐青卡住脖頸后呼吸困難,雖然拼命掙扎,但一身蠻力就連一半也使不出來。

    沐青也不管它是否聽懂了自己的話,是否放開了神識戒備,一縷神識直向其神識海鉆去。這妖猿頓時雙眼翻白,完全喪失了抵抗力。

    周圍那些妖猿嚎叫著圍攏而來,被沐秋風放出的無數藤蔓纏住,如一只只蛐蛐一般,統統被關入了籠中。

    片刻,沐青從那灰毛妖猿的背上下來,沖幾人招招手,道:“運氣不錯,這些妖猿是給九仙族看門的。我們走。”

    說著,身形一動,向一個方向而去。

    片刻,幾人穿過一片密林,到了一處怪石嶙峋的小山坳。神識引路,便就站在了山壁前一座石洞的門口。

    這石洞便是那妖猿巢穴,并不深,神識探入便看到了底。入洞后,彎彎曲曲的走了數百丈,便就來到一處非常寬大的洞穴之中。

    這洞穴地面收拾的非常平整,排放有石床、石凳、還有一些殘破的瓶瓶罐罐和堆積如山的妖獸枯骨,中間有一座圓形法臺。

    沐青看向那法臺,道:“從那妖猿的記憶中看,九仙族就在這法臺下面。這里顯然有某種法陣禁制,所以神識探不下去。”

    鈴鐺興奮的道:“神識探不下去,把這個蓋子打碎了就是!”

    又驕傲道:“沐小弟,我說什么來著!妖狐一族,最喜歡藏在洞里。”

    沐青嗯了一聲,來到那法臺之側,一揚手,一片銀芒飛射而出,上萬只銀甲赤煉向那法臺落去,張口就啃,那法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潰散

    在等著沐青破陣這個空檔,沐秋風、丁甲、木靈、白仙兒四人便就環著這山洞盤旋。這些瓶瓶罐罐顯然不是那妖猿應有之物。

    木靈和丁甲走在一起,丁甲去查看那些罐子,木靈似乎被石壁上的什么東西吸引,忽而放出靈力抹去石壁上的浮土,抹了一塊又一塊,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化,越看越是津津有味。

    丁甲被木靈的行為吸引了過去,也向石壁上看去,發出一聲輕疑,“這畫的似乎是個故事啊!”

    沐青四人聽到了丁甲的話,也走上近前,去看這石壁。

    只見這石壁上刻滿了壁畫,似乎不是用什么術法雕刻,而就是用堅硬的巖石那樣一點點的刻畫出來,筆畫非常粗糙,卻很有力,刻畫的極深。

    很快,沐青縷出了一個大致的頭緒。

    這些壁好像是描述這洞中妖猿的生活,開頭是一頭妖猿生了一個小猿,應該是天生力大無比,一出生就能舉起巨大的石頭,后來這小猿長大了,當了這群妖猿的頭頭,帶著這群妖猿打敗了諸多妖獸還有人族修士,一群群的各色妖獸都向這頭頭跪拜,似乎是成了整個萬妖谷的霸主

    再后來,這妖猿頭頭的修為應該是又提升了不少,開始在一座山頂打坐,頭頂上畫著層層漩渦,應該是在吸納天地靈氣,準備化形。再后面一副是一群妖猿圍著一個人,看來是這頭頭化形成功了!

    緊接著一副就是這人似乎很不開心,一直垂著頭,再往后一副,是這人在向這伙妖猿告別,應該要離開這里。

    到了這兒,就是最后一副了。

    沐青把這些壁畫看完,自語道:“后來呢?這化形的妖猿去了哪里呢?”

    話音剛落,木靈邁步上前,竟然探出手去擦一塊石壁,塵埃落下,那塊地方并沒有壁畫,卻有兩個歪歪扭扭的文字,沐青看了半天才認了出來,道:“袁飛?是這個妖猿化形后給自己起的名字嗎?”

    “竟然是他!”

    這一句,卻是木靈和丁甲同時出口。

    沐青聽的一愣,轉頭看向二人,道:“怎么?你們認識他?”

    木靈和丁甲對對方發出和自己一樣的驚詫也感到意外,不由同時看向對方。又同時道:“你怎么認識他?!”

    沐青越聽越是奇怪,這兩人,一個是上界靈物,一個是萬年玄龜,他們應該沒有交集才對,怎么可能都認識這個化形的妖猿?

    愣了片刻,丁甲咯咯一笑,道:“好,我先說。”

    他看向沐青,道:“沐小子,這個袁飛,我之前跟你提起過,你不記得了嗎?”

    沐青面現疑惑,仔細回憶了回憶,似乎并沒有什么印象。

    丁甲笑著道:“當時只是一帶而過,所以你印象不深,也情有可原。當時,我對你說起我上界的那個主人宇文無傷”

    沐青點點頭,聽丁甲繼續說下去。

    “我主人走的時候,除了小蝶,只帶走了他在本界收的三個親傳弟子,三個弟子其中一個就叫做袁飛!并且,我和這個袁飛還算是比較熟悉的,我知道他是個化形的妖修,就是妖猿化形!所以,我看到這壁畫和留字,便就猜到,我認識的那個袁飛有九成的可能就是這個袁飛原來,他出自這萬妖谷。”

    沐青終于想起來了,這段往事,丁甲確實對自己說起過。就是從地底巨城出來后,往青玉宗去的路上。

    聽完丁甲的講述,木靈臉上也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見眾人將視線轉向自己,深吸一氣,開口道:“這個袁飛我估計,就是派我們下來的那位前輩!”

    “什么?”幾人同時驚呼出口。

    丁甲吐了一句,“竟然這么巧!”

    木靈繼續道:“我一直不知道這位袁飛前輩為何會知道這個小界的存在,又為何派我們下來,如此一來,現在終于能捋出一點頭緒了”

    沐青不住的點頭,自語道:“這就都對上了!他出身本界,自是知道本界的存在。他是宇文無傷的親傳弟子,也應該知道他師父幾人在本界布置了封界陣,憑他的修為,當時想阻止也做不到。到了上界后,他修為再進,之后又或許和他師父起了什么矛盾,便要毀掉宇文無傷等人的這個安排”

    木靈點頭道:“或許吧”

    其實,沐青心里還有一句話并沒說出口,那便是在神念觀想中牧天所言關于本界升階,成為上界心月狐一部分的情況。這個情況,眼前的木靈或許不知道,或許是知道但不說,但袁飛很有可能是知道的。他派五靈下來毀掉封界陣,其目的很有可能就是要把自己“老家”的飛升之路打通。如此看來,這人心里倒是有故土之情。

    至于沐青為何沒有和眾人提起此事,倒不是不信任,主要是沐青不想提及在神念觀想中見到牧天之事。這事兒和眾人關系不大,也不影響現在事情的進展,但畢竟是關系到一位真仙大能,沐青還是比較謹慎的。

    沐青忽而又想起一事,心道:這個袁飛想達成目標,為何自己不下來呢?為何偏偏派了五靈下來呢?他和五靈之間是什么關系呢?

    想到此處,他看向木靈,問出了一個壓在心頭許久的問題。

    這個問題,他曾問過淼淼,但淼淼閃爍其辭,并未正面回答。后來,將玉坤救出來后,沐青也問過玉坤,但玉坤也是顧左右而言他。在神念觀想中,沐青也想問問牧天,但牧天走的急,沐青沒有開口的機會。

    此刻,沐青又問出了這個問題,道:“你們五靈,在上界究竟是什么存在?”

    又補充道:“我不是問你們的修為,也不是問你們的出身。之前陸師姐那時候玉坤大哥說他的元神本體是化一神泥,我相信你們五個的元神本體都是某種五行靈物,但是,我也不是問這個。”

    頓了頓,語氣加重了幾分,又道:“我吃了那果子,就變成了五行天靈根。淼淼可以把仙兒的一條靈根硬生生的改成水靈根,令仙兒成為天靈根修士。這些,簡直都是逆天而行!絕非普通五行靈物可以做到。所以我知道,你們一定有某個非常特殊的身份!你應該能聽懂我的意思!”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