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六界之外的你 > 一百八十四 六界就是你的

一百八十四 六界就是你的

    新朝,啟明新殿。

    一道黑色袍影以極快的速度掠進殿來,面對王座,停在大殿中央。

    聞聲,站在王座前的黑袍男子緩緩轉過身來,是曉生。

    他笑:“瀛公子,你不好生呆在雪墟,來這里作甚?”

    “我正要問你,”連天瀛面色微青,明顯氣頭正盛,“說好了木繁樹交給我處置,你擅作主張把她引這兒干什么?”

    曉生笑著緩緩走下步階,態度溫和:“這你可冤枉我了。腿長在她身上,她自己想來,我還能打草驚蛇派人攔她不成?再說你也忒瞧得起我,她可是七竅玲瓏神仙木啊,我們同樣廢人一個,論聰明智慧我又比不上她,左右她的行動?呵,我這不是純粹找死么。”

    “你知道就好。”

    “所以呢?”曉生走到連天瀛面前,笑著拍了拍他的肩,“你這么氣勢洶洶地跑出雪墟,是向我興師問罪來的?”

    “不是。”

    連天瀛有點煩躁的說,“我把她睡了,可我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心,……”

    曉生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食指隔空點了點連天瀛的腦門說:“你呀你。瀛公子不是我非要說你,你從小到大就是這么一個不知滿足的人。父親愛你,母親寵你,兄弟姐妹王叔們也都像對女孩子一樣慣著你,你有自己的朋友,有一群非常討人喜歡的小獸,除了不能出墟玩樂,不能和你心目中的女神見面,你簡直就是擁有了美好的全世界啊。你還有什么不滿足的?而現在你不但走出了雪墟,給全族報了仇,還睡了你的女神……”

    “可我不快樂!”

    連天瀛做了個十分壓抑的深呼吸,“真的,曉生,我一點也不快樂。”

    曉生臉上的笑容慢慢淡去,同病相憐一樣把雙手搭在連天瀛的雙肩上,道:“永遠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我又何嘗不是。不過我們得懂知足,至少我們還活生生的站在這里說話談心,而書靈和暮沉他們已經……”

    提到兩位故人的名字,連天瀛的眼神明顯暗了一暗,“我不相信暮沉已經死了。”

    “哦?”

    連天瀛抬頭,正視曉生的眼睛:“被湖水淹死,你信嗎?”

    “唔。”曉生若有所思,不動聲色地收回他的手道,“難說啊。畢竟暮沉身負重傷,……”

    “你說湖下面會不會有什么東西?”

    曉生的笑意頓消,拿眼角看著連天瀛道:“什么意思?難道你懷疑暮沉的死跟魔族有關?華越邈有地下魔城不假,但那只是一座尚未修建完善的新城而已,”

    “新城?”連天瀛笑,“曉生你不要騙我了。我今天剛去過那里,它根本就不是一座新城,而是一座荒廢已久的空城,只不過被人做了點表面手腳,看起來比較像尚未竣工的新城而已。曉生,你用一座廢城……”

    “你等等!”

    曉生哭笑不得地抬手制止他,“連天瀛你腦子是不是傻掉了?拜托你仔細想想,構陷華越邈對我有什么好處?或者說,挑撥離間你和木繁樹的關系對我有什么好處?你或許會認為,木繁樹是魔界攻擊仙神兩界的最大阻礙,可是有件事你恐怕還不知道吧?木繁樹她早就命不久矣,……”

    “你說什么?!”

    “我說,她從冥潭出來之后,元神受損嚴重,為了保存強大到無敵的一身靈力,她選擇舍棄性命。打架不能氣場全開,可你自己數數,她哪次打架沒有氣場全開呢,尤其天外天和天樞那一架,她簡直不要命的開過了頭。一個將死之人而已,所以你想想,我有必要大費周章的把你們給拆開嗎?我知道你從小就喜歡她,巴不得把她強拉硬拽塞你懷里。除非我當時不堅定我們的感情,怕你不能來我身邊幫我,可你再想想,我把全部靈力都渡給了你,是有一點不堅定的樣子嗎?”

    說到最后,曉生的火氣自然而然就大了起來,他雙手叉腰,鼓著嘴,不停地做著深呼吸,仿佛一個忍不住就會大耳刮子扇過去似的。

    “曉生,”連天瀛極糾結地抓了抓頭發,“我……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

    他腦子里千頭萬緒一團亂麻,怎么理也理不清,看起來十分痛苦。

    “連天瀛你要分清楚,”曉生道,“她是你最愛的人不假,但她同時也是傷你最深的人。我并不反對你留下她,怎么玩怎么折騰也是你自己的事,畢竟她都快死的人了嘛,能讓你任性幾天呢。但有一點請你看清楚,我,曉生,”曉生反手指著自己,“我沒名沒姓沒父母養沒父母生,因為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破原因到現在還一無所有一事無成,我現在需要你這個、我唯一可以信任的朋友對我的支持和信任,你知道嗎?”

    “對不起曉生,我……”

    聽對方一陣慷慨陳詞,連天瀛慚愧自責得連手腳都不知道怎么擺放了,“你說的對,我不應該懷疑你,我……我不應該被感情蒙蔽了雙眼,我……我從頭到尾就不該相信那個女人!你對我這么好,毫無保留的好,以前救過我的命,現在又渡我靈力。可是我居然……居然還……”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很……好?”連天瀛不解。

    “她傷你的心,你傷她的身,你們算是暫時扯平了吧。”

    “不!”連天瀛目露一絲猙獰,字字如釘,“可她的族人還活著。她一心想守護的東西—我想毀掉的東西,還在。”他忽然堅定了目光,抬頭,看向曉生,“待我屠盡魚族,殺死狗帝,曉生,六界就是你的。”

    “好了好了。”

    曉生的火氣來得快,去的也快,他大度的擺了擺手,表示前面的事翻篇不提了,然后原諒加勸慰地抱了連天瀛一下,道:“只要你相信我就好。哦,她來了。”

    曉生松開連天瀛,臉上霞光一樣慢慢鋪開溫和無害的笑容,朝殿門望去,“挺快的嘛。”

    雖然是笑著說的,但連天瀛依然從里面咂出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情不自禁的說:“你答應過我……”

    “我知道,”曉生瞇起細長的雙眼盯著來人,“她是你的人嘛,我知道該怎么做。”

    新朝的溫度比雪墟不知高出了多少倍,寬碩厚重的斗篷早在進入新朝之前就被木繁樹扒下來扔在了天邊,可即便如此,她看起來依然有點不適酷熱、細汗涔涔的形容,腳步虛浮無力,一進殿門,還差點被寸高的門檻絆倒。

    “小心!”

    姜北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肌膚乍一相觸,她狠狠吃了一驚,“木姐姐你……”

    木繁樹云淡風輕地掃了她一眼。

    姜北迅速會意,立刻低下頭閉緊嘴巴不說了。

    曉生熱情非常地快步迎過來:“呦,木神大人這是怎么了?水土不服嗎?那我馬上安排人……”

    “舟忌呢?”

    “……啊?”曉生笑了笑,一臉茫然,似乎壓根沒聽明白。

    木繁樹離開姜北的扶持,從容不迫地向曉生走近兩步,平平淡淡的重復:“我問你,舟忌他人呢?”

    曉生怔了怔,然后夸張的笑了幾聲,道:“這難道還不夠明顯嗎,大魔頭我站在這里,舟忌他當然已經……呵呵,沒了。”

    “我不信。”

    曉生笑得更厲害了:“你信不信可不關我的事。瀛公子,你朝思暮想的女人來了,還不快過來抱走!”

    木繁樹的臉明顯白了一白,可她根本不敢去看連天瀛那張臉,目光在曉生臉上打了個晃,盡量不動神色的說:“你來這里,是為了舟靖科的遺書吧?”

    “聰明!”曉生毫不否認地笑道,“怎么,難道大人知道它在哪兒嗎?”

    “……知道。”

    “說出來,或許我可以替你求情,讓瀛公子對你溫柔點。”曉生的語氣里盡是譏諷和不懷好意。

    木繁樹腳下一軟,微微晃了一晃。

    一直不可思議盯著連天瀛看的姜北這才回過神來,上前扶住木繁樹道:“姐姐實在不必為這種人傷心。不就長得好看點么,心如蛇蝎忘恩負義,真不知他還有什么好的。”

    “姜北!……”

    “你說什么?”

    連天瀛本無心插手這邊的事,但聽見姜北意有所指的針對自己,他便不能沉下性子冷眼相待了。

    姜北抬高下巴道:“說你心如蛇蝎忘恩負義,怎樣?”

    連天瀛:“前面那句?”

    姜北想了想,直言不諱:“說你除了長得好看點一無是處,怎樣?”

    “呵。”

    連天瀛冷笑一聲,下一刻,原本距離幾丈遠的他倏然移形來到眾人面前,目光陰鶩,盯著姜北:“你從前喜歡我,原來只是因為我長得好看?”

    姜北被他的眼神激得脊背發涼,她拼命克制自己,才忍住雙腳沒往后退,死鴨子嘴硬道:“不然呢?你以為你誰啊……”

    “姜北!”木繁樹道,“閉嘴。”

    連天瀛:“說,為什么不讓她說下去?我以為我誰啊,廢物慫包酒囊飯袋連累全族被屠的叛族余孽嗎?嗯?這么說夠不夠形象?”

    曉生笑:“沒想到啊瀛公子,你還有自知之明呢。”

    “邊去。”

    連天瀛不冷不熱的說,然后他把目光從姜北轉向木繁樹,忽然一笑,“所以木神大人,你也是因為我長得好看才喜歡我的,對吧?”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