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九龍圣祖 > 正文 第2422章 那這個呢?

正文 第2422章 那這個呢?

    如此種種,導致魏歧錯過了這絕佳的機會,所以他心中才有些愧疚,這樣的機會或許只可能出現一次,下一次的陸絕天,絕不可能如此魯莽。

    可以說這是一次改變圣醫盟局勢的絕佳機會,雖然說是星月靈光一閃搶出來的機會,但對于魏歧來說,卻是能拯救整個圣醫盟的契機,現在卻被他生生浪費掉了。

    機會稍瞬即逝,魏歧也不是矯情之人,雖然沒有讓陸絕天露出明顯的敗象,但他剛才那一擊也不是毫無作用的。

    嗖!

    魏歧抓住對方調息的機會,一個閃身便又出現在了陸絕天的身前,作為至圣境巔峰的頂尖強者,只要獲得了先機,那這場戰斗便算是占得了一定的上風。

    可以說云笑先前那一記分解之力,雖然沒有能讓陸絕天受到重創,也沒有能讓魏歧抓住機會一擊必殺,但效果依舊顯著。

    高手之爭只在一瞬之間,魏歧和陸絕天原本就在伯仲之間,這一占得上風,便是穩扎穩打,或許過得不久,便會將優勢轉化為勝勢,從而一舉改變圣醫盟的局面。

    “摩勒,再不出全力,就等著蒼龍帝后的怒火吧!”

    眼看自己一個不防,竟然就落到了這無法扳回的下風之中,陸絕天心頭怒氣再也抑制不住,他對那灰衣少年星月真是恨之入骨,此刻說話的對象,卻是帝宮特使摩勒。

    陸絕天想不通的是,以摩勒至圣境初期的修為,為何收拾不下一個洞幽境巔峰的毛頭小子,還讓其騰出手來施展了一記分解之力,將自己弄得狼狽不堪。

    在陸絕天的心中,要是摩勒一開始就用雷霆之力將星月鎮壓,又哪里會有此刻的變故,這或許都會成為陸家這次計劃失敗的導火索了。

    當蒼龍帝后這四個字傳入摩勒的耳中之時,他的整個身子都不由狠狠一顫,如果說他對陸家族長還不如何在乎的話,那位蒼龍帝后的威懾力就太大了。

    甚至在如今的蒼龍帝宮,都流傳著一種說法,那就是寧可得罪蒼龍帝,也不要得罪鳳棲宮的帝后大人,因為后果不是誰都能承受得起的。

    你得罪了蒼龍帝,或許那位為了昭顯自己的大度,在心情不錯的時候不痛不癢處罰一番了事,可一旦得罪了蒼龍帝后,下場無疑會極為凄慘。

    因為得罪蒼龍帝后陸沁婉之后,都不用這位鳳棲宮人親自出手,蒼龍帝的怒火就能將之燒成灰燼了,對于自己的嬌妻,蒼龍帝真是疼受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程度。

    如果是其他人用蒼龍帝后作為威脅,或許摩勒還不會如此在意,但那陸家族長陸絕天,可是帝后大人的生父啊,又豈是他這種小角色能招惹得起的?

    何況摩勒也知道陸絕天說得沒錯,剛才確實是自己太過小心大意,才讓陸家族長吃了這么大一個虧,此事他至少要負上一大半的責任。

    只是摩勒心中憋屈啊,原本他以為只用一招空間絞殺,就能將這個只有洞幽境巔峰的毛頭小子給徹底收拾,沒想到對方竟然學會了空間分解之力。

    這簡直就是意外之中的意外,摩勒心頭郁悶,暗暗腹緋就算是你陸絕天親自前來,恐怕也料不對方會施展出空間分解之力吧?

    但這些心底深處的牢騷,摩勒是不可能敢透露出半個字的,他只是將滿腔憤恨,全都遷怒到了那個灰衣小子的身上,這才是一切麻煩的始作俑者。

    “我說,你就不怕我的分解之力嗎?”

    見得摩勒將目光重新轉回自己身上,云笑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淡笑,聽得他口中之言落下,他身前的巨大五色光圈,似乎又亮了一下。

    “哼,真以為憑著一道分解之力,就真能抗衡至圣境強者不成?”

    看著那五色光圈,摩勒的眼角狠狠一跳,明面上卻是不想丟了顏面。

    而其口所說也是事實,單憑一道已經顯于人前的分解之力,就想力壓至圣境強者,那明顯是不可能的。

    如今施展過一次的分解之力,只能是用來作為關鍵時刻保命的手段罷了,要說真想傷到有所防備的至圣境初期強者摩勒,也太過天方夜譚了。

    “好吧,那這個呢?”

    云笑無奈地攤了攤手,控制著五色光圈不致消散,然后一道莫名的反問之聲出口,讓得不遠處的摩勒不由愣了一下。

    “摩特使,小心身后!”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略有些急切的聲音陡然傳來,一聽就是那圣醫盟二長老柯云山出聲示警了,而這道聲音傳入耳中,讓得摩勒下意識地就朝著左側閃開了數丈的距離。

    嗖!

    只見在摩勒剛才所在的位置之上,一道烏光一掠而過,讓得轉過頭來的帝宮特使,再次驚出一身冷汗,因為他已經意識到那烏光到底是什么了。

    很明顯那就是之前刺殺陸氏兄弟的上古神器木劍,也是摩勒一直想要將這據為己有的神兵利器,然而這一次,連他自己都差點被那木劍穿心而過。

    事實上要不是感應更加敏銳的至圣境巔峰強者柯云山突然出聲示警,憑御龍飛隱的隱晦程度,未始便沒有將摩勒一擊必殺的機會。

    只可惜柯云山的提醒恰到好處,摩勒的反應也是極其之快,讓得云笑最為強大的一種攻擊方式,再次無功而返,讓得他眼中不由浮現出一抹失望。

    “嘖嘖,堂堂帝宮特使,自詡至圣境的強者,竟然需要別人的提醒才能保命,看來我還真是高看你了!”

    雖然云笑心中失望,口上卻是決不饒人,聽得從其口中傳出的嘲諷話語,摩勒的一張臉已是氣得青白一片,差一點直接吐出一口老血來。

    但事實如此,又容不得摩勒辯駁,而且在他心中,還有些感激柯云山,因為要不是這位的提醒,他能不能站在這里生氣,都還是兩說之事呢。

    “小子,你這些取巧的鬼域伎倆,就不要再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摩勒心頭驚懼憤怒,不想在口舌之上落了下風,只不過聽得他口中之言,就連不遠處的柯云山,都不由微微搖了搖頭。

    “照你這意思,我不如自縛雙手任你宰割好了!”

    果然,在摩勒話音落下之后,云笑已是反唇相譏,讓得前者瞬間明白自己是蠢到家了,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不是將臉湊上去讓人家打嗎?

    如果摩勒自己有這么幾種可以越級作戰,而且還很可能置敵人于死命的手段,那他又怎么可能舍棄不用,更何況現在對方面對的,還是他這個至圣境初期的上位者呢。

    或許這已經是云笑唯二能威脅到至圣境強者的手段了,偏偏摩勒這個云笑的敵人,還要讓對方舍棄這兩種最為強悍的手段,這豈不是貽笑大方嗎?

    “小心,分解之力來咯!”

    云笑嘲諷了摩勒一番,下一刻已是印訣變動,緊接著他身前的五色光圈便是倏然大亮,仿佛從那中心位置,又要再襲出一道五行分解之力一般。

    剛才見識過分解之力威勢的摩勒,此刻全神貫注一動也不敢動,目光死死盯著那五色光圈,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中了五行分解之力。

    開玩笑,連至圣境巔峰的陸絕天,都在空間分解之力下受了一些輕傷,摩勒自問比那位陸家族長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可沒有把握能承受得起那樣的分解之力。

    嗖!

    然而就在摩勒全神貫注注視著那五色光圈的時候,從他的背后赫然是再次傳來一道破風之聲,讓得他不由大吃了一驚。

    “這個狡詐的小雜種!”

    當此一刻,摩勒已經知道那道破風之聲到底是什么了,他只來得及低罵一聲,卻不得不做出閃避動作。

    只可惜這一次沒有柯云山的提醒,當摩勒剛剛橫移數尺的時候,御龍劍的劍鋒已經是輕輕劃過了他的右臂衣袖,帶起一抹血花。

    是的,在這一次云笑有心算計之下,摩勒的注意力只在那五色光圈之上,完全忽略了來自御龍劍的威脅,讓得他一舉建功。

    這其實也是御龍飛隱的厲害之處了,剛才一擊不中的御龍劍,瞬間隱入了空氣之中,讓得摩勒的靈魂之力,也有些感應不到。

    再加上云笑用分解之力分走了摩勒的注意力,這第二次的御龍飛隱攻擊,雖然并沒有能收掉其性命,卻是讓這位帝宮特使真正受傷了。

    御龍劍劃過的可不僅僅是摩勒的右側衣袖,連帶著其內的右臂皮膚,都被鋒銳的劍鋒生生拉開了一條口子,一時之間鮮血飛濺。

    如果說剛才云笑用分解之力弄得陸絕天小指輕傷,是有一定偶然因素的話,那這一次讓摩勒受傷,就有一些必然因素了。

    要知道這位可是貨真價實的至圣境初期強者,要是對上普通的洞幽境巔峰修者,恐怕一指之間就能將之絞殺成碎片,又哪會給對方施展手段的機會?

    偏偏眼前這個依靠祖脈之力才提升到洞幽境巔峰的毛頭小子,兩次的手段都收到了極佳的效果,一次傷到了陸家族長陸絕天,一次又讓摩勒這個帝宮特使吃了個小虧。

福彩3d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