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圣墟 > 第1453章 本宮大宇級!

第1453章 本宮大宇級!

    清州,楚風橫渡而來。

    太陽河,蘊含著濃郁的火精,這也導致兩岸草木難生,金沙燦燦,唯有巨大石塊矗立,形成奇異景觀。

    楚風站在岸邊,忍受著灼熱的高溫。

    大河壯闊,長達數百萬里,水質金黃,河面很寬。

    身在近前,感覺它不像是河,更像是一片金色的**。

    它真的很像是太陽熔化了,化作波濤,熾熱無比,呼嘯遠去,隔著很遠都能夠看到金光沖霄。

    “鳳王,我剁了你的雞頭!”楚風盯著遠方。

    管你是鳳還是人,今天都要討個說法。

    楚風確信,從來沒有招惹過此人,可是對方卻對他充滿惡意,擒下紫鸞,靜等他自己主動入甕。

    他縮地成寸,沿著河岸向游而去,腳下的金色沙粒晶瑩,踩著很舒服,不過溫度著實高的驚人。

    在太陽河的岸邊也不全是赤地,亦有洞天福地,白色仙霧蒸騰,靈氣濃郁的驚人。

    楚風的目標就在游的岸邊,鳳王的洞府在那里。

    “明面鳳王是陽間神王榜中前五的生靈,實則有可能已經成就天尊果位,如今還不足百歲,稱得天賦驚人,是一個了不得的進化者。”

    這是楚風早先了解到的信息,他對敵人從不敢大意。

    一次,他幾乎動手,奈何,鳳王洞府中埋伏著不止一位大能,本就投鼠忌器,他當時轉身就走。

    “掃平黑都,擊斃太武的師姐,在外面折騰出這么的動靜,如果是對我有意,想擒殺我的話,埋伏在鳳王洞府中的幾位大能理應都聞風出動了。”楚風猜測。

    再加這一次黎龘回歸,與武皇幾人大戰于天外,那幾位大能應該愈發坐不住才對。

    這一系出自魂光洞,今天發生這樣的大事,估計埋伏在這里的大能需要趕回去,向魂光洞內的鼻祖請教。

    總的來說,機會十分難得,楚風認為可以對鳳王下黑手了。

    接近目的地,光禿禿的河岸開始出現生機。

    金色沙粒間有一種頑強的植物,像是蒿草雜亂生長,但它通體赤紅,在空氣中彌漫出絲絲的淡香味。

    “到了!”楚風盯著前方。

    數十里外有一塊綠洲,面積不小,可是同宛若金色**的太河陽相比,還是略顯不足,猶若一座海外孤島。

    隨著接近,能讓人感覺到此地不凡。

    數十座大山,巍峨中亦不缺乏秀麗,靈藤蔥蘢,奇花瑩燦,銅殿、玉樓、黃金亭臺等或矗立在山或懸在云霧間。

    除了這塊有濃郁生機的綠地外,四野依舊是金沙,有些荒蕪。

    “好地方啊。”楚風感嘆。

    在這片不毛之地,能有這樣濃郁的生機,地脈中必然有靈山,孕著仙氣。

    “果然走了。”

    楚風以手觸地,運轉奪天造化的場域神術,探查地氣,感受這座洞府的各種氣息與玄妙等,心中有數了。

    大能已經離開,沒有再伏于此地。

    這就是場域手段出神入化后的妙用,通過地氣能夠感知到一切,整片山川的走勢與秘密都盡在他心中。

    “紫鸞還在!”楚風雙目中神光湛湛。

    那個傲嬌女受過不少苦難,早已被打回原形,現在是鳥雀身,被關在金屬籠中。

    不過,這一次金屬籠子不再懸掛在院中的樹枝,而是被鎖在一座銅殿內。

    “一個小小的天尊,也敢擄我身邊的人,設局殺我,活膩了吧!”楚風低語。

    若是有人在此,一定相當的無言,這種口氣,天尊你都敢用小小的來說,那什么才能喊大,武瘋子嗎?!

    “有點膨脹了,我當自省。”楚風咕噥,不過怎么看都缺少誠意。

    主要是不久前,他看到黎龘出世,血拼武瘋子等人,著實驚世駭俗,連帶著自身眼光也跟著高了。

    當然,他不忿也是真的,鳳王想伏殺他,牽連他身邊的人,這自然超出他的心理底線,不解決掉此人,難平心中氣。

    “早晚有一天,我連魂光洞也掀翻。”他知道,根子還在那里,不然沒有大能一起伏擊,沒有可怖的魂光洞作為后盾,鳳王不敢設局。

    山門口有幾株火紅的松樹,針葉如同燒紅的鐵條,冒出絲絲火精,樹下有兩頭瑞獸伏在地,守著山門。

    楚風一邊走一邊出擊了,雙腳下有場域紋絡蔓延出去,那兩頭異獸剛要起身咆哮,就被禁錮了。

    砰!

    它們沒入地下,生死不知。

    楚風直接從正門而入,都不帶掩飾的,殺氣騰騰,臉色冰冷,敢針對他就要做好被反擊的準備。

    “啾!”

    山門口這里,古樹有一頭神級生物,是一頭青色的猛禽所化,周身如同青金般有質感,就要展翅撲擊,通體發出耀眼的光華。

    對于凡人來說,這就是神靈。

    可是,楚風用手一點,它就噗通一聲墜落在地。

    山門內,亭臺樓閣坐落,蓮池中白霧裊裊,清香陣陣,遠處更有仙子起舞,絲竹不絕于耳,歌舞升平,一派祥和景象。

    楚風大步前行,踏足山門內。

    他所過之處,腳下金色波紋成片,萬法不侵,與前方隔絕開來,自成一方天地,山中的進化者都沒有感應到他的到來。

    外界,黃沙遍地,一片荒涼。

    可山門內綠草如茵,湖泊如玉石溶化,圣樹蔥蘢,花香鳥語,美的如同畫卷。

    鳳王果然在,正在宴請幾位賓客,并親自撫琴。

    她真名為鳳璇,姿容明艷,極為出眾,身穿紅色長裙,盤坐在綠草地,手指在玉案的瑤琴間輕靈的撥動。

    琴音悅耳,若小溪在月下潺潺,似仙泉自高山傾落,叮咚悠揚,美妙的音符化成有形的符文在空中綻放,讓人靈魂都為之放空,整片世界都空明起來。

    一些祥禽與瑞獸都出現在此地。

    即便是楚風都在綠茵地外的松林中稍微駐足,沒有立刻出現,憑良心說,那個女人的琴藝的確登峰造極。

    當最后一個音符消失后,整片山門內一片祥和。

    一赤發男子感嘆:“璇師妹琴藝出神入化,讓百鳥都受感化,自八方飛來,跟著共舞,令瑞獸都親近,帶著祥和氣朝圣而至,當真是一代琴仙,登峰造極,無人可比擬。”

    鳳璇一縷秀發貼在瑩白的臉頰,嫣然一笑,雙唇紅潤,明眸斜瞟,動人心旌,讓湖畔的靈樹瑤花都黯然失色,美艷驚人。

    “師兄過譽了,銅殿中那只小雀兒不是正在哭嗎?對我的琴音一點也不感興趣,甚至說是厭惡。”

    頭戴紫金冠的赤發男子,微微一笑,道:“陰間的那只小雀鳥啊,野性十足,不夠乖巧,要不再給她點苦頭吃,我看師妹還缺一件鸞絨披風,那只小鳥的羽翼紫瑩瑩,還算漂亮,倒也配得師妹。”

    他年歲不老,能在壯年時期成為天尊,只因是魂光洞主人的后代,有絕頂強者庇護他蛻變,進化路平坦許多,不然的話縱是天資再強,沉淀不夠也容易出問題。

    鳳璇搖頭,道:“先留著,有些用處。”

    不過,她很想嘆氣,抓紫鸞回來并張網以待,想等那楚風魔頭自己主動門,結果什么反應都沒有。

    她總覺得,就像表錯白,用錯情似的,這種不急不緩、迤迤然的設局,或許根本就沒有引起那個魔頭的注意,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

    赤發男子道:“我早就說了,對付這種人還講什么手段?真要發現,直接趕過去,擊斃就是,從容奪走至寶。”

    “我不是覺得好玩嗎,優雅一些,靜等獵物主動入甕,多有意思。”鳳璇不滿,一顰一笑都是風情。

    優雅的設局,獵物,有意思,入甕,好玩……當這一系列字詞鉆進楚風的耳朵里,他頓時臉色冰冷,勃然大怒。

    魂光洞的弟子還真是了不起,擄走紫鸞,從而狩獵他的性命,不過是一場游戲,覺得有些好玩。

    誰給你們的臉?敢獵殺我楚某人,楚風怒了!

    “算了,提那個魔頭太掃興,尤其是現在,萬一被他摸門來那就麻煩了,現在非大能不可制他。”

    有人開口,一身黑衣,眼睛為金黃色,目光刺人,相當的銳利,這也是客人中僅有的兩位天尊之一。

    它是一只離火天鴉精,其棲居在太陽河中,與鳳王交好,不過他得道較早,踏足天尊領域相當久遠了。

    鳳璇略微蹙眉,道:“他身有我陽間遺落在小陰間的至寶,若是得到,一定可以讓我等快速進化。尤其是今天看到黎龘回歸,血拼武皇幾人,于我等來說沖擊太強烈,那種級數的生靈過于可怕,簡直讓人絕望,對比的話,我等連螻蟻都不如,在這亂世怎么自保?”

    “師叔祖幾人介入,我們靜等消息吧。”赤發男子說道,像是有些氣不順,輕輕一彈指,咚的一聲大響,不遠處的銅殿劇震。

    “啊……”

    當中,傳來驚嚇過度的叫聲,銅殿內懸掛著一個金屬鳥籠,一只被打回原形并被壓制瑟瑟發抖的紫色小鳥哀鳴。

    天尊彈指震懾,她怎能不受驚嚇?

    她滿身紫羽都因恐懼而蓬松,羽毛炸立著,大眼中寫滿了驚恐,淚眼婆娑。

    這些日子以來她擔驚受怕,度日如年。

    一位年輕的神王開口,道:“剛來時她梗著脖子,很傲嬌,這段日子終于知道害怕了,這就是馴化的成果,野生的也要變成家養的。”

    銅殿大門已經開啟,紫鸞看到外面的人很懼怕,大眼含淚,但還是怯怯地、弱弱地開口,道:“你才是野生的,你們全家都是野生的。”

    聲音很小,幾乎不可聞,但是終究是喊出來了,也被這些人聽到了。

    “哈哈……”許多人大笑。

    “你找死!”那位神王冷冷的喝道。

    來自魂光洞的赤發天尊,這時意外露出笑意,道:“有趣,小模樣很討喜,哪怕很害怕,但還是有些小驕傲呢。”

    “這樣吧,我給你自由,去給我當道童如何?”赤發天尊問道。

    紫鸞很心虛,小聲提要求,道:“你先放我出來,我要考慮半個月,現在我要沐浴更衣,我餓了……想吃水晶蹄筋,想吃龍肝鳳髓,想吃……各種珍肴美食。”

    說到最后,她都要流口水了。

    許多人啞然失笑,它還真是很傲嬌,都什么時候了,還敢講條件,還在討價還價,還真敢順桿爬。

    “哼!”

    鳳璇一聲冷哼,眉心迸射一縷銀光,擊在銅殿,頓時讓它如洪鐘般震顫不止,巨大的響聲震耳欲聾。

    她被尊為鳳王,鳳髓二字犯了她的忌諱。

    紫鸞一聲慘叫,被些許銀白光輝擊中,倒飛出去,撞在金屬籠子,身體痙攣,用雙翼抱著頭,不斷的發抖。

    鳳璇出自魂光洞,這一道統最強之處便是對魂力的研究,任何術法都與魂光有關,她剛才進行了精神攻擊。

    紫鸞的傷勢并不重,但這是一種心靈恐嚇,若是過激的話,就會留下一輩子的心靈陰影。

    她顯然也知道,大聲叫了起來,鼓舞自己,道:“我其實……不害怕,不就是精神攻擊嗎,沒什么了不起,你個老妖婆,嚇唬不到我!”

    說到最后,她光動嘴唇不出聲了,因為怕被報復,怕挨刑。

    “你雖然沒發聲,但我知道你在說什么,掌嘴!”鳳璇冷聲說道。

    這時,兩名侍女頓時快步走了過去,臉帶著笑意,不過卻很冷,顯然不是第一次領這種差事。

    “啊,你們不要過來,我很厲害的,當心我被刺激后覺醒前世大宇級道果,一縷眸光就可壓塌諸天,震死你們!”紫鸞典型的外強中干,嚇唬別人,也給自己打氣。

    兩名侍女嗤笑,逼近銅殿,道:“又不是第一次掌你的嘴,你趕緊覺醒吧,讓我們看一看大宇級強者有多厲害。”

    “嗚……我想我娘了,娘你在哪里?還有爺爺,你快來救我!”紫鸞哭了,這是被逼迫到極為恐懼后,發自內心的傷心,無助,大眼中淚水不斷滾落。

    金屬籠子外,兩名侍女笑的開心,沒有同情,毫無憐憫之心。

    “人販子你在哪里,楚大魔頭快來啊,這里的人好兇,陽間的人一點也不友善,快來救我,是你連累了我,騙子,人販子,大魔頭,嗚……救命啊!”

    紫鸞哭喊著,這不是第一次要被人用刑了,她大聲呼喚,不想再被虐待。

    她聽到過楚風的消息,因為這些人談論時,從來都很放心,認為她實力不夠,并沒有特異的避開她。

    “人販子,是你連累了我,大魔頭快來救我,老妖……要殺人了!”她其實想喊出老妖婆三個字,但又怕鳳王殺她,臨時收口。

    鳳璇冷漠道:“我改變主意了,給我拔下她半身紫羽,做成鸞絨披風,看她礙眼,小懲以戒。”

    “不啊,我怕!救命啊,人販子,大魔頭你在哪里,趕緊自投羅網吧,趕快入甕,將他們都……打死!”

    紫鸞哭喊,說她沒骨氣吧,她還想著讓楚風打死這些人呢,說她不害怕吧,她又哆嗦的厲害,其實怕的要死。

    哐當一聲,金屬籠子被打開,紫鸞嚇的尖叫,拼命逃向籠子的角落里,渾身發抖,羽毛炸立,驚懼過度,眼中噙滿淚水,

    “救命,娘,我想你!”

    “爺爺,你被稱為老魔王,快來救我!”

    “人販子,你是混蛋,每次和你有牽連都要倒血霉,我命令你來救駕!”

    平日的傲嬌女,現在真是嚇的不輕,各種鬼叫,讓熟人心酸又心疼,同時又有些想笑。

    這時楚風在做什么?封鎖整片道場,不想放走一個人,他真的怒了。

    在確定紫鸞沒有生命危險后,他快速完成這些,此時正迅速闖來!

    他聽到了紫鸞的呼救聲,憤火填膺,大步橫穿松林,倒要看一看,這些人看到他還怎么優雅,如何狩獵,還會覺得好玩嗎?

    竟這么對待紫鸞,讓他怒意沸騰!

    “呵呵,你不是大宇級強者轉世嗎,趕緊覺醒前世道果吧。”

    兩名侍女揶揄,面帶嘲笑之色,其中一人打開鐵籠,伸手向著紫鸞抓去。

    “我本就是大宇級強者,你們快走開,不然都要死了!”紫鸞哭喊。

    “哈哈……”兩名侍女笑的輕佻,笑的開心。

    后方,一群人也都笑了,所有賓客,包括天尊都漾出笑意。

    然而,這一刻讓人驚悚的事情發生了,兩位正在奚落與嘲笑的侍女,突兀的倒了下去,噗噗兩聲,化成兩朵殷紅的血花。

    這一刻,所有人的笑容都凝固了!

    “大宇級……道果復蘇?!”有膽子小的人驚叫。

    縱然是紫鸞,于恐懼中也有些發呆,滿眼淚水,抱著頭,僵在那里,連她自己都在懷疑人生,難道本宮真是大宇級生物轉世復蘇?這么說……本宮現在無敵了?可以一人打你們一百個!?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辽宁福彩35选7中奖规则 体育彩票快速赛车 排列3字谜图谜总汇 澳洲幸运5开奖信息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 中国竞彩篮球比分直播网 查云南快乐十分走势 广东新11选5 重快乐10分走势图 凯蒂卡巴拉 河南麻将打法和规则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