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拳鎮山河 > 第七十五章:脫胎換骨

第七十五章:脫胎換骨

    等她和李含沙走后,這幾個軍人留在這里,面面相覷。

    “這是人?匕冇首都劃不進去?”另外軍人詢問:“老王,你是不是三天沒吃飯?”

    剛才施展匕冇首的那人叫老王,他目光冷靜:“不開玩笑,我剛才匕冇首劃上去,還沒有遇到對方的皮膚,就已經被罡氣震破了。”他把手臂突然甩出,就發出鞭子似的脆響,“我們的鞭手,震蕩氣流,發出脆響,他的罡勁就不知道是那種境界了。”

    “他為什么會弄成這樣?我記得我師父說過,武功太強,到達了神乎其神,世人難以超越之境界,就會為天所嫉,雷來打你,火來燒你。其實這也是有科學道理的,磁場太強,會引發雷霆,自身的生命磁場和天地磁場不配合,就會人體自燃。”又個軍人回憶什么:“看來,他遭到了雷劈,卻安然無恙?那不是比老天爺還強?”

    “恐怖,我們找個機會,多多請教?”

    浴室中。

    李含沙在洗澡。

    溫水傾瀉下來,他渾身稍微震蕩,焦糊的死皮就脫落,取而代之的是羊脂白玉般肌膚,幾乎看不到毛孔,這是“琉璃玉身”。

    他本來燒焦的頭發也全部脫落,變成了和尚。

    不過他出來,換件衣服,盤膝端坐在床上,隱隱約約就可以聽見體冇內氣血奔涌,如大江河流的聲音。

    不出一小時,頭頂上居然就開始生出來一層黑密的絨毛,又過了冇三四個小時,居然成了平頭。

    這是他在催動體冇內新陳代謝加速。

    人有四梢,舌為肉梢,牙為骨梢,發為血梢,爪為筋梢。

    最初學武功的人,都講究要舌頂,齒扣,怒發沖冠,指頂。拳經中所謂“驚起四梢”。

    氣血運轉,毛發生長,這是生理現象。

    五個小時候,他站立起來,人似乎變得更加年輕了,精神釋放出去,周圍的磁場有種歡呼雀躍的味道。

    他覺得自己的修為似乎又有精進。

    走出門,玉小龍似乎等在外面閉目養神,看見李含沙出來,頓時大吃一驚:“你的傷這么快就好了?”

    “我本來就沒有傷,不過是脫胎換骨而已,和蛇蛻皮類似。”李含沙不以為然,沒有什么大驚小怪,沒有人比他更熟悉自己的身體狀態。

    李含沙被雷劈了都沒事,這讓玉小龍無法接受。

    尤其是她親眼所見,第三道閃電劈下來的時候,李含沙吐氣出去,化為白色匹練,居然把閃電震破,這和神話傳說已經差不了多少,她是練武之人,知道武功其實就是精神,肉體相互結合的產物,人力有極限,怎么可能到達這種程度?

    不過她跟著李含沙,倒是學習到了武道的精髓。

    哪怕是李含沙沒有指點她,觀察其身形作息,吞吐呼吸,打坐悟道,都可以從其中感受到武學真諦。

    “連雷劈都奈何不了你,那你已經無敵了?老天爺在你面前,都無可奈何。”玉小龍臉上有苦澀的笑,作為練武之人,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她知道自己怎么都不可能到達這種境界。

    “生老病死,苦集滅道,無人可逃,哪怕我再強十倍,也逃脫不了歲月之洗禮。”李含沙并不認為自己強。

    “說得太遠了,我們還是商量下怎么化解南北武林之爭的事情,南拳北腿,恩怨數百年,積怨深刻,想要化解,非武力能夠成功,我請你來,就是制止流血沖突而已。”玉小龍道:“其中,還牽扯黑白兩道,海外幫會,形勢之復雜,得要步步為營。”

    “練武之人,需要血勇,俠以武犯禁,這也是歷朝歷代沒有辦法禁止的事情。”李含沙看得很清楚,他是殺手陣營中出來的,各種血淋淋的事實都擺在面前。

    “走吧,今天晚上有個宴會,是南方拳門的聚集,屬于地頭蛇,我倒是要參加,俗話說得好,強龍不壓地頭蛇,當然你不是強龍,而是武道之神,那就無所謂了。”玉小龍已經換了身衣服,樸素,簡單,清新淡雅,有點類似于民國風格的味道,但卻帶著現代的潮味兒。

    李含沙就是一身普普通通的運動服,他的相貌年輕,現在雖然25,但看起來只有18歲的模樣,而且永遠鎖定在這個年齡,有些“長春不老”的意思。

    兩人走出去,天色已經到下午,很陰沉,空氣中隨時都會滴出水來,潮濕,陰冷,寒氣入骨髓,比北方的春天更要寒冷得多。

    北方是干冷,南方則是濕冷,衣服永遠不會干燥,濕潤的貼在身上,人好像時時刻刻都浸泡在水里,對于身體的侵害非常巨大。

    哪怕是練武之人,都抵擋不住南方濕冷的天氣。

    “今天是南方地下武林盟主,蔡先生請客,我并沒有說你要來,免得引起轟動。不過知道你的人很少,就只有京城高層,軍方隱隱約約掌握蛛絲馬跡。”玉小龍邊走邊對李含沙說著南方武林的事情。

    “蔡先生?我似乎聽得不多。”李含沙想了想:“南方的第一拳就是洪拳,第一門也就是洪門,那總舵主把青幫洪門全部統一,對于南方的武林似乎有打擊吧,按照道理來說,他應該就是地下武林盟主,怎么又冒出來一個蔡先生?”

    “那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再說了,南方拳法多如牛毛,勢力復雜,哪怕是洪門也分裂出去了很多,在國外組成了華青,長樂,大圈等等無數的幫會,怎么可能被真正統一?蔡先生此人也很神秘,自成一派,在南方武林被尊為盟主,他沒有師承,武學純粹是靠自身領悟和打出來的,此人乃是南拳巨子。”

    南方拳法,精巧細致,北方拳法,大氣開闔,各有所長。

    不過到了近代,拳法交流早就融合,南派拳法和北派拳法早在百年前就開始融合,無數代巨子宗師們相互揣摩,已經看不出來原來痕跡。

    李含沙精通各門各派的拳法,早就融會貫通,武學-運勁,冥想,氣功,學位,肢體,甚至是星相吐納,對日月煉氣這等高深的武學,在他眼里都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不過他是愿意看看諸多高手對于武學的領悟和智慧。

    既然那蔡先生能夠在南方武林中稱為地下盟主,那就有值得見面的資格。

    “走吧。”玉小龍在前面帶路,她開了輛普通的車,從軍事基地開向城區,兩個小時后,車輛在幽靜的古色古香街道前面停留下來。

    這是個村落。

    城市中的村落。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青海 澳门开元棋牌 福建快三时间 辽宁11选5开奖结 极速十一选五-官方版APP下载 cba总决赛历史比分 爱彩人幸运赛车走势图 最准确的两肖三码资料 吉林棋牌白城麻将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 北京11选5的走势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福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