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拳鎮山河 > 第七十章:大兇之兆

第七十章:大兇之兆

    “濕婆拳!”

    易叔身軀閃爍,避其鋒芒,他已經看出來了,李含沙這招,乃是古老瑜伽秘術和自己的武學結合,操-弄眾神。濕婆是古老神祗,是舞蹈之王,瑜伽之王,毀滅之王,沉思之王,苦行之王,李含沙此招,深得此神精髓,或者說是把此神抓來,攻擊自己。

    易叔閃爍,身法似龍在云中,云從龍。

    他的腳只是稍微移動,不肯放松分毫,就是不能夠讓李含沙進入涼亭。

    在閃爍之間,他開始反擊了。

    全身做龍雷吼,瞬息之間,拍出數十掌,每一掌的速度都極其迅猛,奔雷閃電,風雷激蕩。

    這是他自創的“龍雷掌”,龍在天上翻云覆雨,有雷公電母助威,那就是天象改變,大雨傾盆。

    這是他在山中,觀察大雨驚雷軌跡而參悟出來的。

    這一套龍雷掌完全把李含沙包裹住,要再度把他逼退。

    李含沙拳握中央,雙目如刀,斬盡天驕。

    面對攻擊,他也動了,手先是拳,隨后撐開,變掌,變手刀。一邊為陰,一邊為陽,陰者如萬古玄冰,終年不化,寒氣森森,滲入骨髓,陽者如大日懸空,烈焰熊熊,使大地焦枯。

    兩人的手掌對撞在一起。

    氣浪翻翻滾滾,從中間炸開,這涼亭和浮橋似遭遇了龍卷風,瞬間就解體,木頭柱子和石頭地面全部裂開,落入湖中。

    風水格局頓時破了。

    沒有浮橋,也沒有涼亭。

    嗖!

    李含沙脫離浮橋,靜靜站立在冰面上。

    北方的湖泊凍得結實,幾乎連底都結冰了,兩人的大戰勁風只摧毀了涼亭和浮橋,沒有能夠把冰面打破。

    咔嚓!

    易叔也一步踏出,冰面就出現裂痕,聲音沉悶,似金屬開裂。

    他手臂向前一伸,再度抓過來,卻是鷹熊合擊,屬于形意拳中的招式,普普通通,但在他的手中施展而來,卻就是沉穩翱翔,笑傲九天。

    爪到胸前,如槍頭晃動,籠罩李含沙起碼三十處穴道的要害部位。

    李含沙看也不看,腳在冰面上滑動,人側身而開,恰好就在這招的死角之處躲過,然后他雙臂展開,背后劃弧,突然散開,似煙花璀璨,似孔雀開屏。

    這招就叫做孔雀開屏,是孔雀王拳的秘法,屬于密宗絕學。

    此招一出,華麗而燦爛,但沒有任何的虛招,孔雀開屏之間,羽毛閃亮,富貴華麗,雍容大氣,手臂晃動展開,包裹人的全身,如屏風推進,如槍林進攻,根本不能夠讓人有躲閃的機會。

    這本來是鋼鐵大槍的槍術,李含沙以手臂為槍,比鋼鐵更加堅硬,這樣推進,哪怕前面是鋼筋混凝土的墻壁,也要打得全部都是洞口。

    易叔面對進攻,身形如鶴,卻又不動,似鶴非鶴,有王者氣象,他雙手如鳥啄,突然點頭,狠狠啄入了槍林之中。

    鳳凰點頭。

    對上了孔雀開屏。

    孔雀是反鳥,哪怕再華麗,也不能夠和鳳凰媲美。

    此招,易叔抓住李含沙的破綻,以鳳凰點頭破孔雀開屏,簡直恰到好處。

    但是,他啄入那槍林之中的時候,鳥啄和手臂碰撞,突然李含沙變了招式,那槍林般的手臂,突然如條條大龍,沖天而起,氣勢更大!

    玄天升龍。

    李含沙把孔雀開屏化為了三陰戮妖刀術中的玄天升龍。

    龍鳳相交,氣勁再次爆發。

    冰面上裂痕如龜殼紋理,釋放了出去,密密麻麻,觸目驚心,似乎整個湖泊都要裂開。

    砰!

    兩人分開,各自退后三十步,不分勝負。

    “不用再戰下去了,你我之間,要分出勝負起碼是一天一夜的時間。”易叔擺擺手,突然意境闌珊,他看著冰面上的裂痕,臉色不好。

    李含沙也看向了冰面裂痕。

    裂痕就是燒龜殼似的。

    在上古時代,巫師燒龜殼來占卜吉兇,這種古老的占卜之術現在已經失傳,但是易叔肯定會。

    冰面裂痕,雜亂無章看不出來任何頭緒。李含沙雖然略通風水,能夠預知吉兇,對于周易也懂得一些,但這種古老的燒龜殼,認紋理來辨吉兇卻就不知道了。

    “哎”易叔良久之后,嘆息口氣:“你我交手,氣機感應,居然無形之中在冰面上震蕩出來這樣龜裂的紋理,看來是命數使然。”

    “是兇是吉?”李含沙只問四個字。

    “大兇,禍在旦夕。”易叔道

    “我從來不怕什么大兇之兆,我輩習武之人,強身健體,隨后逆轉生機,縱然歲月如刀,也迎難而上,萬事之兇,不過一死而已,你我都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還怕什么吉兇?”李含沙倒是絲毫不在乎。

    “說得好,到底年輕,還有血勇。”易叔通過剛才的交手,已經知道李含沙功夫和他比肩,平起平坐,而且勝在年輕,如果長時間較量下去,一天一夜之后,自己體力無法支持,可能就要落入下風。

    當然,他如果無心戀戰,隨時都可以抽身而走。

    總之,兩人無論是誰,要殺掉對方,都基本上是不可能之事。

    “這座涼亭已經廢了,光禿禿的,風水大變,我們去岸上詳談吧。”李含沙腳步隨意在冰面上行走,所到之處,冰面處處炸開,已經把剛才那大兇之兆的紋理全部抹去:“天有不測風云,但雷霆變化,我輩都能處之泰然,天下有事情難得住我等么?”

    兩人上岸,似乎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似的,并肩而行。

    一個是叱咤風云數十年,老謀深算的隱藏王者。一個是年輕就超脫世俗,踏上了無上天道之路的世俗人仙。

    此時此刻,易叔算是真正承認了李含沙的實力,他千錘百煉的拳法完全被對方抵擋住,至始至終,對方沒有落入一點下風,從容不迫,瀟灑自如,如礁石面對潮水沖擊,萬年不動,越來越堅硬。

    在另外一間院子里,幾個人聚集著,神色緊張,其中就有蘇昊,玉小龍,衛子龍,還有幾位年輕的高手。

    “剛才易叔和李含沙交手,你們看見了沒有?”玉小龍問道:“易叔雄霸天下數十年,拳鎮山河,有他坐鎮,我華夏龍脈越來越凝重,他攜帶龍脈大勢,拳法無雙,加上數十年的功力,都無法擊潰李含沙?”

    “易叔已經是神了,他的武功,我哪怕再修煉一百年也不是對手,李含沙到底有多強?”衛子龍想起當日和李含沙交手,也沒有覺得對方有什么厲害之處。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篮球比分直播手机版 彩吧3d图谜第四版 甘肃11选5 英雄联盟时时乐为什么一直输 韩国快乐8官方开奖结果 福建快3万能码走势图 26选5开奖结果广东 股票推荐骗局法律责任 浙江体彩20选5胆拖 容易赚钱的网络游戏 秒速快三计划 黑龙江11选5爱彩乐公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