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拳鎮山河 > 第六十二章:青幫少主

第六十二章:青幫少主

    “洪潮汐,洪穎,你們速度快點。”

    三人走進內部大樓,上了高層,就出現長長走廊,兩邊站滿了人,其中有人站在門口焦急的望著,看見人上來,立刻招呼。

    “堅叔,出了什么大事?”

    洪潮汐看見打招呼的是個中年人,在洪門中地位頗高,又看看眼前陣仗,左邊站立的一排人是洪門弟子,右邊站立的是青幫,這是“青紅大陣”,高等級禮儀,接待大人物才有的。

    那玉公子雖然勢力極大,也不可能讓青幫洪門用“青紅大陣”的禮儀。

    “總舵主在海外的徒弟少舵主回來了,和玉家的那位商量大事。”堅叔目光掃射,看到了李含沙,頓時臉上就有惱怒神色:“你越來越不懂事了,今天的大事,怎么帶外人進來?你以為是朋友聚會?洪老哥就要退下去,他的位置你要來接班的,好好在少舵主面前表現。”

    “可是……”洪穎剛要說話,又被堅叔打斷:“你頑皮搗蛋,經常惹禍,平常溺愛你,但你也要知好歹,幫會中規矩還容不得你插嘴。”

    被這頓訓斥,洪穎臉色通紅,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轉。

    堅叔隨后對李含沙抱拳:“這位兄弟,今天是我們幫會大事,外人希望回避,你居住在哪里,我派車送你回去。”

    他倒是客客氣氣,但拒人于千里之外。

    “現在是什么年代了,幫會規矩得改一改,搞得好像黑社會堂口。”李含沙啞然失笑,他知道舊時代的江湖規矩森嚴,切口,黑話,禁忌,誰都不能夠觸犯,但眼下任何幫會都已經正規化,公司化,在抱著那一套,就不合時宜,遲早被歷史淘汰。

    “年輕人,說話小心些。”堅叔聽見這話,臉色一沉,他已經把李含沙歸結于那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青年了,不過他仍舊不發火,只是警告,如果還出言不遜的話,那就按照洪門青幫規矩處理。

    “堅叔,此人是高手。”洪潮汐連忙小聲提醒。

    “哦?”堅叔又打量了下,沒有看出來李含沙是個高手:“年輕人,你是哪個門派的?說出師承。”

    “我和玉家的人交情,正想見識下洪門青幫的總舵主,其它就無所謂。”李含沙擺擺手,也不和堅叔計較,以他的身份,就算是到“大內”,首長都要出來迎接,到了青幫洪門,那總舵主也必須出來以禮相待。

    “不知天高地厚!”堅叔覺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這年輕人還不知進退,必須要教訓了。

    他手指驟然點出,是追風打穴手法,按到了李含沙手臂麻筋之所在,只要輕輕一按,人就會全身如遭雷擊,難受無比,動彈不得。

    普通人偶爾手臂磕碰到了麻筋,都會酸麻好一陣,高手分筋錯骨之下,人更是要難受幾天幾夜。

    李含沙并沒有躲閃,就是讓堅叔按到手臂。

    堅叔的手指如按在精鋼鐵塊上,指骨隱隱作痛,頓時收手,臉上驚訝:“金鐘罩,鐵布衫?”

    “追風短打,峨眉秘傳,暗勁透穴,倒有些本事。”李含沙點頭贊許。

    “不可能,金鐘罩鐵布衫怎么可能修煉到這個地步?”堅叔深深知道自己打穴手法的厲害,指功一震,墻壁都能夠按出裂痕。

    “外面是哪位高手,請進來一敘。”

    這時,聲音隔著大門,從內部傳出來。

    聲音雄渾,洪亮,做獅子吼,可以降魔。

    就此可以判斷出來,在門內發話的人,中氣十足,五臟鐵板一塊,五氣凝聚,吐納如鐘聲悠揚。

    “是,少舵主。”

    堅叔滿臉震驚之中卻也不多說什么,推開大門,顯現出廳堂,里面是個寬敞的茶室,有些陰暗,燈光不亮,似乎黑社會都喜歡這種氣氛。

    在茶室中,坐了兩個人,一個三十歲,一個二十七。

    二十七歲的那人,身上富貴之氣逼人,大拇指上還有玉扳指,那扳指古意盎然,翠綠森森,居然是名貴的帝王綠,而且還是古玉。

    而三十歲的那人,穿著平凡,普通牌子休閑服,閑散不出眾,氣質懶洋洋,如貓癱軟在桌位上,但李含沙看出來,此人的內部精神卻如羅漢端坐獅子座,威嚴,懾服魔頭。

    此人修煉的是密宗伏魔神通,那是禪定,結界,精神,冥想,肉體全方面的修行,帶著神秘色彩。

    歷代修煉密宗伏魔神通的高手,都是不出世的人物,因為修煉這種,十個有九個都會神經錯亂,剩下一個成殘疾。

    只有天生奇才,道心堅強,才可以在冥想無數幻象中,尋找到真實自我。

    這種人,一舉一動,都有很大魅力,氣場之下,人人都以他為中心,是天生的領袖。

    “少舵主,不好意思,我沒有能夠看住此人。”堅叔跟進來,一臉歉意。

    “和你無關,把門關上吧。”那三十歲的少舵主擺擺手,看了李含沙一眼:“兄弟,是哪門的高手?武功修煉到這種境界,不是無名之輩。”

    這少舵主,相貌普通,雙眼卻如明星,帶著動人的色彩,讓人忘記俗念,不知不覺就被他帶入自己的氣場中去。

    他的手掌也是如琉璃玉。

    這是修煉密宗煉體到了“琉璃玉身”的境界。

    “李含沙。”

    李含沙說了三個字之后,直接問少舵主:“你師父呢?我想見他。”

    這話非常無禮,但以他的身份說出來卻完全符合。

    “你說什么?”少舵主坐起來,身軀筆直,雙目殺機閃爍,整個屋子里面氣溫似乎降低了十多度。

    “慢著。”戴帝王綠古扳指的“玉公子”陡然震驚,身軀站立起來:“李含沙?你是李含沙?”

    “你是玉家的人吧,我見過玉小龍。”李含沙稍微點頭。

    “玉兄,你認識這個無禮之人?”少舵主涵養雖然深厚,但李含沙對他師父不尊敬,他必須要維護尊嚴。

    “秘兄,他就是和終南劍仙在大內一戰,突破境界,踏水而去,成就金剛不壞的武林神話,他的確有資格說這樣的話。”玉公子苦笑一聲,不敢坐下。

    “金剛不壞!”少舵主也站立起來,“我也聽說國內有人踏入這個境界,想回來看看,居然是你?”

    “秘兄,不要無禮。他和你師父是一個級數的存在。”玉公子生怕被連累,連忙說好話。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好股票推荐2018 2019香港三肖期期中 4399极速飞艇 北京快3下载 贵州快三开奖爱彩乐 qq麻将3元送7万欢乐豆 幸运赛车怎样选号 浙江十一选五码走势图 3d独胆预测 股票涨停打开什么意 安徽地方麻将下载 十一选五山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