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商海諜影 > 第41章 未見已別

    《華鑫國旅被指內部問題重重,前經理人金彥國遭公司舉報鋃鐺入獄》

    《北寧市塞北莊園開發商跑路,或與華鑫入獄經理人牽涉》

    《華鑫公布下一年度預算,擬向旗下大西北影視城項目注資五億,打造亞洲最大影視項目基地》

    《北寧市房地產行業提前入冬,銀行一日之內起訴十四家欠貸房地產商》

    ………………

    一頁一頁在謝紀鋒手里平板上翻過,或網絡信息、或報紙實媒,這像一個時間軸,記載著連續二十天發生的各類故事,事實上,一個地方繁榮脆弱的程度是超乎想像的,屯兵鎮連一個月都沒有堅持下去,不到一周,欠薪事件已經演繹成了打砸搶,那些剽悍的居民甚至組團到北寧圍堵鵬程公司的產業。

    不到兩周,一向不作為的地方ZF也出面了,這時候華鑫是以一個怨婦的身份出現的,投資收益低下、治安環境太差、還有地方惡勢力的侵擾等等,倒逼著市政府允諾了更多的優渥條件,兩方才又一次羞答答地牽手,又炮制出了一份“招商引資”的成果。

    他笑了,這個龐大的商業操作如果不在局中,根本無法窺得其中的奧妙,其實僅在稅收和公共設施投資上得到的優渥條件,華鑫就已經很賺了,畢竟影視是個新興的產業,放在數年前還沒有那么賺錢。

    又翻過一頁,他繼續在笑,駕車的唐瑛也笑了。

    這估計是颶風傳媒的前期鋪墊,什么爛劇大本營、什么穿幫大盤點、什么雷劇一鍋燴,等等,現在已經充斥于各個娛樂網站的視頻,點擊率相當高,各站的小編充分發揮著無節操無底線的從業素質,把大西北影視城出來的農村劇、民國劇、抗日劇、愛情劇,抹得黑了一遍又一遍,現在恐怕就不是影視行業的,也知道大西北這個專出雷劇的影視城了。

    “就數這個炒得最火,花絮比正劇播放率還高。”唐瑛笑著提醒了一句。

    “兩家湊一塊,可真是臭味相投了。”謝紀鋒笑道,收起了平板。

    “可這樣,不是有關大西北的負面消息越來越多嘛?”唐瑛好奇了句,這種專走抹黑自己路線的,倒是少見。

    “精髓就在這兒,負面的消息傳播快,容易臭名遠揚,這是其一;其二呢,現在誰都知道大西北是爛劇產地,外行看的是熱鬧,而內行,玩得是門道……門道就在于,很多內行會沖著這兒的低廉人工、場地、環境來;其三呢,如果做影視不是想掙錢,而是想洗錢,那這兒更是首選之地。”謝紀鋒笑道。

    唐瑛凜然受教,未敢再往深究,那一行的水,你真試去都是深不可測,就哈曼這一單生意,最終從華鑫拿到了一份商務策劃、安全、調查、咨詢類的合作協議,標的金額是每年兩百萬,她好長時間,都沒有從這單生意提成的興奮中清醒過來。

    沒什么說的,大獲全勝,華鑫高調和哈曼合作的事,京城的同行差不多都傳遍了,畢竟在商務調查領域,百萬以上的大單并不多見。

    將出省界的時候,車駛進了休息區,兩人小憩片刻,不一會兒重新上車時,卻是換了駕駛位置。唐瑛微微感激,連續數小時的開車確實有點累,好在距離目的地已經不遠了。

    “還有一百多公里就到北寧了,小唐,他們幾位怎么樣?”謝紀鋒隨意問著。

    “還可以吧,在北寧玩了三周,我在網上給他們定的房間,應該很放松了。”唐瑛匯報道,這個權做公司的福利了,絕無僅有的一次。

    “這幾個人,我給你怎么樣?”謝紀鋒突然道。

    “給……給我?”唐瑛愣了,沒明白謝紀鋒的用意。

    “對,給你,如果提前幾年的話,我未必舍得給你,仇笛、包小三、耿寶磊雖然是撿的,可管千嬌可是貨真價實的商業間諜,這幾年不少外埠的調查生意都是她接手的,精通計算機語言,在民營通訊公司做過程序開發,能接觸到的間諜裝備,她都非常熟悉……這可是我手里的一張王牌啊,你意下如何?”謝紀鋒道。

    “這個……這是怎么操作的?人歸我?不是公司招聘嗎?”唐瑛有點懵,這種好事,讓她有點驚訝,那幾位,華鑫都不止一次到公司打探過,他們對這幾位頂尖的“間諜”也興趣頗濃,要放在同行的商務調查公司,肯定是灸手可熱。這樣的人物謝總處理的可比想像中精明,直接把幾個“間諜”放大假了,根本沒讓他們回京城。,

    “我們是正規、合法的商務調查公司……公司里怎么可能雇傭商業間諜?你說是嗎?”謝紀鋒笑著問,回眼時,唐瑛笑了笑,表面那一套,和實際可就相差甚遠了。

    “正常的模式是這樣,我只給你講一遍……”謝紀鋒道,唐瑛趕緊地側耳聽著,就聽謝紀鋒慢悠悠地給她說著注意事項:

    “商務調查公司,最大的秘密不是客戶的秘密,也不是調查的手段,而是這個公司,能領導多少商務調查人員,商務調查人員能力大小,直接決定這個公司的盈利與否,本行最大的秘密就是,凡在面上的人,都不干活,真正干活的,從不露面。”

    哦,唐瑛恍然間,知道自己為什么一直混在公司最底層了,為什么只能眼看著別人接單、拿提成,自己卻不得其門而入了,現在看來,公司的各位主管,特別是京城那些土著,手里應該都有類似的調查人員在為他們服務。

    “所以,你在本行的成功與否,取決于你的消息渠道,而消息渠道取決于,你能掌握多少那些不見光的商業間諜,想不想就從他們開始,組建你自己的信息網……或許數年之后,你就可以像我一樣,用手里的資源,和別人討價還價了。”

    唐瑛興奮了一下下,屯兵這一單生意的提成,幾乎相當于她幾年的薪水收入了,她明顯心動地看了一眼侃侃而談的謝紀鋒,或許是因為法律專業出身的原因,對此尚存那么一點點疑慮。

    “您的意思是……由我給他們發工資?”唐瑛狐疑地問。

    “這個就靠你摸索了,有固定收入的,也有計件工資的,還有一次投入的,養活商諜的方式不一等,比如有些獵頭公司,會揪著某些人的小辮,換他們掌握的商業情報;比如有些商務公司,會用合理的價格直接從專業人士手里收買情報;比如我,就喜歡培養專業間諜………這上面沒有定式,但關鍵的是,需要用人的時候,你得指揮得動他們;出現問題的時候,不能牽連到自己……不必反感,這就是個生意,就是交易,如果你準備從道德或者法律的角度來看此事,那就當我什么也沒說。”謝紀鋒如是道,他看了唐瑛一眼,默默開著車,果真不再出聲了。

    對,已經實踐過了,屯兵之行她已經真切地領教過了,從厚望到失望,從依賴到拋棄,都是快刀斬亂麻毫不留情,如果不是那幾位又拿到足夠有說服力的東西和公司談條件的話,這件事早就終止了,也不會有今天兩人專程驅車到北寧接人。

    “他們……如果要應聘呢?我是說,我們先前已經有契約,如果他們愿意進公司,我們……”唐瑛稍稍遲疑地道。

    “那就落了下乘了,如果進公司就和你無關了,也和將來任何的調查任務無關了,公司和商業間諜不會有任何關系,這是個原則問題,我們不能破壞。”謝紀鋒笑著道。

    唐瑛直撇嘴,她對于一明一暗,卻實為一體的事,總是混淆,思忖了好久,她才弱弱地道著:“行吧,我試試,這幾個人很個性啊,我不知道能不能駕馭得了。”

    “每個人都有弱點,怎么可能駕馭不了呢?這里面的幾位可是有成為高手的潛質啊,能看穿華鑫的布局,很不簡單,他們拿祁連寶的投案自首作交易,我還真是捏了一把汗啊,這一點不僅迎合了華鑫急于清場的心態,而且擊中了祁連寶的要害,同時也讓華鑫通過胡雷的事,在當地成功地收買了人心……不簡單啊,我自問,就我親自上場,都未必能做這么完美。”謝紀鋒道。

    “這應該不是管千嬌,不是包小三,應該也不是耿寶磊……好像是仇笛吧?”唐瑛思忖著,對那位幾次大言不慚討價還價,記憶猶新。

    “對,技能可以學習,可眼光和思維,很多時候天生的,這個人的敏銳性超乎想像,如果有機會,把他們放到更大的舞臺上。”謝紀鋒道。打趣似的問唐瑛道:“怎么樣?你如果不要,那我準備把他們賣個好價錢,隨便介紹個任務,他們干活,我收傭金就得了。”

    “要!”唐瑛脫口道。

    謝紀鋒哈哈大笑了,不管是什么底線,都攔不住,對于未來的可能盈利的渴望。

    車如離弦之箭,在高速路上疾駛著,漸漸接近終點,那是終點,同時也是……另一個起點!

    …………………………………

    …………………………………

    不過,這個新的開始恐怕要出意外了。

    兩人的車駛進北寧市頤和商務酒店,看到了門廳處等著管千嬌、包小三、耿寶磊三人,謝紀鋒還開玩笑道,那位肯定耍大牌了,這種時候,你得學會晾晾他殺殺銳氣,然后再禮賢下士。

    下車,和三位迎上來的寒喧幾句,相比在京城的應聘所見,果真有錢是英雄膽的感覺,包小三一身夾克加锃亮的皮鞋,耿寶磊一身西裝,頗有誰家的少爺范兒,比曾經的苦逼生活可是超出了一大截,管千嬌邀著二位,貴賓樓的午餐已經訂好,倒先要給謝紀鋒兩人接風洗塵了。

    次弟進了包廂,耿寶磊倒著茶水,小三問著兩位吃什么菜,管千嬌和唐瑛坐到了一起,兩位女人,有天然的話題。謝紀鋒保持著總經理的態勢,本來想晾晾那位耍大牌的,屯兵之行的結果很出乎意料,但仇笛在他眼中也確實夠出格了,握著消息逼著公司開價,在他看來,必須敲打一下,必須晾過一邊,否則以后會越難控制。

    他一直憋著沒問,可真到飯吃開了,都不見人,他有點坐不住了,示意了唐瑛一眼,唐瑛心知肚明,看來這姿態做作不下去了,她問了句:“咦?好像少了一位?仇笛呢?一塊來吃飯啊,吃完還有事商量。”

    得了,這句話出口,都不吃了,包小三耷拉著眼皮,耿寶磊放下了筷子,管千嬌卻是躲閃著。似乎不愿意講這個話題。

    “到底怎么回事?”唐瑛加重的口氣問。

    “你說。”管千嬌催耿寶磊。

    “你說吧。”耿寶磊催包小三。

    包小三禁不住催,一放筷子,氣憤地道著:“走了唄。”

    “走了?去哪兒了?”唐瑛疑惑地道:“怎么不早說?”

    “你們來之前的走的,還沒來得及說嘛。”包小三道。

    “去哪兒了?”唐瑛問。

    “回老家了。”包小三道。

    “回老家了?”唐瑛一字一頓,似乎不太相信。

    “真回老家了,昨晚他接了家里個電話,說家鄉那一中有什么,教師統一招考,他就屁顛屁顛回去了……您別看我,我使勁挽留了,縣城那掙個一兩千有個毛意思啊,那如這間諜偷雞摸狗滴舒服……嗨,倆月落了十萬塊。沒辦法,那****不聽,非要回去。”包小三道著,管千嬌一直在桌下踢他,不過踢歸踢,他還是說完了,說得好像自己都一肚子氣似的。

    “他要去應聘老師?”唐瑛征詢管千嬌道。

    “好像是,他說現如今能上編的機會不多,想回去試試。”管千嬌道。

    “那……關于公司和你們的事……”唐瑛隱晦地問。

    管千嬌看耿寶磊,耿寶磊道著:“說了,雖然壞事都是他帶頭干的,但他根本不想干什么商務間諜的活。”

    “對,這活比賣保險的還不要臉。”包小三補充道,眾人一呃,他趕緊解釋著:“他說的,不是我說的,反正我也不要臉,比較適合干這活。”

    唐瑛剛拉臉,一聽又笑了,有點難堪地回看謝總,謝紀鋒笑著問耿寶磊道著:“寶磊,你呢?合同我們帶來了,你是想進公司掙月薪三千呢,還是想這樣接單,掙這種有挑戰性的報酬?”

    “我……”耿寶磊游移不定,看看管千嬌,包小三一拍桌子道著:“肯定和我們一塊了,我告訴你啊,寶蛋,敢走小心我收拾你。”

    “仇笛走了,你咋不拉住?”耿寶磊敢犟嘴了。

    一犟包小三糗了,直道道:“我打不過他不是!?收拾你肯定沒有問題。”

    “你就能欺負了我,還能干什么?”耿寶磊像是心里不忿,直嗆著包小三。

    “你看你這人,玩笑開不起啊,要都走了,我一個人有啥意思?我也不干了。”包小三撒氣道,管千嬌憤然拍著桌嚷著:“別吵了,煩不煩呀。”

    “他先說的。”耿寶磊嚷了。

    “什么我先說的,是他們要問的。”包小三嚷了。

    “都閉嘴。”管千嬌憤然拍桌道。

    兩人雖然閉嘴了,可還是互瞪著,管千嬌作為領隊卻是有點不好意思了,不過又能如何,連她也覺得煩躁得很。

    這個狀態謝紀鋒看得出,是人心將散的前兆,不過他什么也沒有表示,笑了笑道:“吃飯。地球離了誰都要轉,有活還怕沒人干。”

    于是,這頓宴席就在接下的沉默中結束了,飯后退了房,乘著謝總的車,幾人告別了這處塞外之地,雖然囊中已經殷實,可似乎并不比平時有了多少興奮………

    ………………………………

    ………………………………

    這一天,在北寧市第一看守所,也有一位與此相關的人,不過他已經被遺忘了。就像因為欠債失聯的宗鵬程宗老板,誰會去關心他現在過著一個什么樣的生活。

    看守所的甬道里,推積如山的手推車,滑輪咣咣地響著,每到一處暗色鐵門的監倉,管教隨手把車上的東西扔到了門口,羈押倉里未判決的嫌疑人,是沒有會面時間的,只能通過這種方式,把一些必需品送給關在號子里的人。

    這時候,是每周人犯們最快樂的時間,有家屬的在期待著,有掛念的也在期待著,042號監倉里,祁連寶躺在連體的床上小寐,他也很期待今天能送進什么東西來。

    當然,是別人的東西,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很適合他,全倉的零食得過他一手,就像在外面營收費用一樣,拿多少,他說了算。

    咣當,門響,他喊了聲坐好,滿倉嫌疑人,動如脫兔般地齊齊排坐在通鋪上,等著管教的開門。

    一摞已經拆開的信,管教背著手,機械地喊著代號、人名,隨意地伸腿,把倉門邊的東西踢進去,喊到號的,急匆匆地去領物品。

    “下一個,0216,祁連寶!”

    嗯,祁連寶嚇了一跳,在倉里已經搶慣別人東西了,怎么可能還有送東西的,他遲疑了下,趕緊地蹲到了倉門口,管教意外地瞥了他一眼,一指外面:“那……都是,自己搬。”

    哇,好大的一包裹,已經拆散了,被子、大衣、一摞衣服,一箱吃的,他兩次才挪進了倉里,管教隨手扔給他一封信補充了句:“外面有人給你在所里存了一萬塊,需要買什么東西,自己遞個單啊。”

    “好嘞,謝謝管教。”祁連寶興奮地道。

    門咣聲關上時,他才撿視著東西,這猝來的溫暖讓他興奮得有點過頭了,直抱著被子大衣往臉上貼,半晌才發現滿倉都眼巴巴看著他,還有人穿著夏天褲子呢,他二話不說,三下五除二脫了身上的衣服,仍扔著送人,掀開了食品箱,餅干、火腿腸、方便面,一古腦地散給眾犯,像暴發戶一樣兩眼發亮吼著:“吃吧,難友們,過年了哈,聽見沒,我兄弟給送錢了,一萬塊,夠特么吃到上勞改場了。”

    滿倉的興奮果真如過年一般,祁連寶坐下來,掏著信封,他知道是誰送的,他也知道,能記起他的,還有誰。

    信封里沒有信,只有一張打印的照片,自拍的,照片上,胡雷頭上纏著繃帶,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胡艷紅和她媽媽在兩側,照片里,三人都笑著,而且他清楚地看著,胡雷的笑,似乎不那么傻了。

    背面一行字:手術很成功,下次他們會來看你的。仇。

    字,鐵勾銀劃,很漂亮的魏體,像軍體拳一樣中正,大開大盍,吸引著祁連寶的目光,他看了又看,臉上洋溢著一種與這個環境格格不入的表情。

    那么欣慰、那么滿足…………

    【第一卷完,請看第二卷《詭諜疑蹤》】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大唐小兔麻将下载 三肖必中特全年无错版 老快3遗漏 广西友乐麻将官网最新 天津快乐十分结果查询 金牛配资 期期提前15分钟验证区 贵州神奇麻将下载 浙江十一选五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y 正宗福州麻将 重庆幸运农场彩经